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Void(5)

写完啦!最后一章加一下tag,然后还附带几个因为点进主页就能翻到前文所以根本没什么用但是不加上又显得很奇怪的链接

 

*《Another》Paro

*伪·角色死亡 有

*是“伪”角色死亡

*OOC发生率……谈个恋爱总是会OOC一下的,大概。(土下座)

 

 

Void(1)

Void(2)

Void(3)

Void(4)

 

(5)

“日向君,”


狛枝的语调平稳如暴雨前夜。他掏出怀里的那把小型手枪,熟练地打开枪栓。


“是啊,你的话,一定会这么决定的。可以哦,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会如你所愿。这把手枪,也是为了这一刻才被我捡到的吧。”


“……真亏你能捡到这种东西,该说不愧是幸运吗?”


“是喔,连日向君会回来也是因为我的幸运作祟吧?”


“哈,我的事情……只是因为诅咒吧。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


“不,从没有出现过诅咒从半途中才开始生效的情况。而且,回归三班的那个人也有可能不是日向君,而是别的人。为什么日向君会在死后不久就回到三班呢。过去回归三班的可都是前辈级人物。所以只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才来会到这里……”


“狛枝,我说了,不是你的错!”


“不用安慰我,我明白的。”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他们的争辩。

是从日向包里传出的。他们对视一眼,日向过去拿出手机的时候,狛枝坐在沙发上把玩那把手枪。



——日向君,你该不会以为……在你死后,我还能够若无其事地活下去吧?


的确,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杀死他们只会让我感到遗憾,他们原本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却败在了名外死亡的绝望下,从他们死亡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是希望的种子,而是绝望的苗圃。

但你不一样。

我即将亲手杀死的,是只属于我的“希望”。



手枪里面,还剩下两颗子弹。



“喂?七海?”


日向开了外放,七海焦急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日向君……!罪木同学快要支撑不住了,可以来和她见最后一面吗?她的父母不在她身边,而且暂时赶不回来,我想至少,我们作为她的同学,能够在她最后的时间里陪伴她……”


“没事的,七海。”


“日向君?”


“罪木很快就会没事的,放心吧。”



没等七海回应,他将电话挂断、关机、扔在一边,然后走向狛枝。


“下手吧,不能再等了,让我们结束这个诅咒吧。”


狛枝举起枪,对准日向的头部。


“晚安,日向君,祝你有个好梦。”


“砰”地一声,他扣下了扳机。

然后,他将日向倒下的身体抱在怀里,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了第二枪。







狛枝的尸体直到他死后第二天的傍晚,才被他的同学们发现。


他的尸体形状很奇怪,他的一只手握枪,另一只手却围成一个圈,像是在拥抱什么,但他的怀里什么都没有。现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解释他自杀的原因,桌上散落着的“神座出流计划”的相关文件也和狛枝的自杀无关。


七海在狛枝的身旁发现了一部不属于他的手机,她记得那是日向的,当她偷偷点亮手机屏幕时,锁屏上显示出日向和狛枝的合照。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但最终,她的记忆还是因为诅咒的不可抗力消失殆尽了。

七海和同学们为狛枝筹办了葬礼,购买了墓碑,他的墓碑和日向的墓碑挨在一起,骨灰盒放在两个墓碑下共通的小空间里。狛枝没有告诉日向的是,日向的葬礼和墓碑都是狛枝出资、选址的。在一片能够俯瞰整个希望之峰学院的小山坡上,他买下其中一块地皮,修建了独属于日向一个人的私人墓园。


只不过,现在变成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这就是,希望之峰学院之死之三年三班的故事。”


在漆黑的小屋内,日向打着手电自下而上地照着狛枝的脸,听他缓缓地吐出结尾语。


“‘之’字用的也太频繁了吧!好土!”

左右田一听到故事结束就开始疯狂吐槽,

“而且为什么我的戏份只有一点点?!说好的‘关于全员的鬼故事’呢!!后面不完全是你和日向的爱恨情仇吗你这个欺骗别人感情的混蛋!”


“安分一点吧无光之人,本王只有一句话都没有抱怨什么。”


“嘛嘛,这样的角色代入安排还是大家要求的哦。”


“居然让我堂堂十神家的继承人十神白夜做第一个死者,哼哼,狛枝,想要挑战十神家的威名就放马过来吧!”


“但是但是,白夜酱的真身不是欺诈师吗?”


“居然把小泉姐说成死人,呜哇——狛枝哥就应该脱光衣服到海底去跳海草舞向小泉姐谢罪!”


“日寄子酱……那只是个故事,好了,不要伤心了,我在这里哦……”



“大家——睡前故事听完了,该乖乖睡觉去了啾——”



兔美努力挥舞她的两只小短手把意犹未尽的同学们赶回去睡觉。


大家吵吵嚷嚷地鱼贯而出,日向朝最后出门的七海和兔美示意了一下,七海会意地点点头,让他和狛枝两个人独处。




“日向君。”


狛枝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日向看着他不禁想要仰天长叹——这家伙自己在心里藏着那么深的心思,却仍能披着纯良天真的外皮,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本性,日向也会以为他是突发奇想地愿意为大家讲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故事。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在暗示我是‘多余的那个人’吧。明明没有任何才能,却毫无自觉地和超高校级的大家打成一片,这样的我不应该存在于这里,你是想说这个吧?”


“哎。”被揭穿后狛枝也不愿意再维持人畜无害的假象,他用力叹息了好大一声,其夸张程度大到日向觉得他的拳头在下一秒可能就会砸到对方脸上,“预备学科在感情方面也是预备学科级的呢。”


“我的另一个暗示,你完全没有察觉到吗?”他问。


“另一个暗示?”


“你看,故事中的‘狛枝’在‘日向’死后马上自杀了,故事的最后还提到‘狛枝’过去在‘日向’死后为他修建墓园、购买墓地,再后来,‘狛枝’的同学们遵从‘狛枝’的心愿,让他永远地和‘日向’一起沉睡。”


“……我可不会陪着你躺在更生程序里。”


“我还没说完。还有‘狛枝’之所以选择替代‘不存在之人’的原因,是因为他身边缺少了‘日向’。如果只是单纯的‘没有找到希望’,那么‘狛枝’并不会自杀,但事实上他意外地找到了只属于他的希望,然后他的希望陨落了,这是他自杀的真正原因。”


“哦、哦。难道你是想说……我是希望??”


日向感觉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考试,考官和出题人都是眼前这个名为狛枝凪斗的混蛋,这个混蛋出的题又难又古怪,还总喜欢拐弯抹角的给他误导性极强的暗示。


“哈,日向君这样的预备学科怎么可能是希望!有定语和没有定语的希望是截然不同的啊,日向君。”


狛枝毫不留情地往他的答案上打叉。


“那到底是什么啊!”


“我想暗示的是,”

狛枝说到一半时,日向猛地捂住他的嘴。


“抱歉,我突然不想知道了,总觉得不要知道会更好。”


但日向没想到狛枝竟然会用舌尖在他手心里挠痒,逼他缩回手来。


“我想暗示的是,‘狛枝’被‘日向’深深地吸引了,这件事。”


他狡猾地朝日向笑了笑。



“……”


日向只知道他现在一定慌乱地不成样子。


“被吸引”到底是什么意思?狛枝的话,绝对不可能是恋爱的暗示,可他总是喜欢用容易引起误解的说法。


“那、那你就赶紧醒过来啊!在现实里和我说这些不好吗!”

他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想问的问题有很多,比如为什么狛枝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明明当初的第四次学级裁判前,他连日向的脸都不想看到。但日向只来得及问最重要的事情。


“为什么?去见那些绝望残党吗?”


“喂……!你明明都知道他们已经不是绝望残党了,而且你最想见到的希望的象征也在未来机关就职。”


“这样啊——因为日向君什么都不告诉我,只是让我一次又一次经历平和又无聊的爱岛模式,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哦——”


“……”


眼看日向真的捏紧拳头,准备揍人了,狛枝见好就收。


“如果我醒来的话,未来机关就会给你派发新的任务,而处于恢复期的我无法再频繁地见到你,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唤醒我’的任务上。”


“你这时候却不担心‘会打扰到希望’之类的了吗?”


“稍微浪费一点身为普通人的日向君的时间,也是没关系的吧。”


“总之!”日向站起身,他没法再看着那张脸了,他需要远离狛枝一段时间、冷静一下他的大脑,因为他竟然会觉得那个狛枝凪斗在对他撒娇,“总之,赶紧醒过来!故事和现实是不一样的,你说的那个故事是个死局,但现实的大家都好好的被更生、被唤醒、继续各自生活了。现在我们最苦恼的问题不是‘多了一个人’,而是‘少了一个人’。”


“我想,故事里那个‘狛枝’在等待‘日向’的时候,他的心情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了吗。快醒来吧,我们……我需要你。”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晚安。”


日向说完,赌气般摔上狛枝的房间门。





独留狛枝一人回味他最后的那句话。




 


 

END



void

n. 空虚感,寂寞的心情



评论(4)
热度(38)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