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Void(4)

*《Another》Paro

*伪·角色死亡 有

*OOC发生率……不管了!

 

(4)

日向和狛枝到学校的时候,就听闻了噩耗。六月的死亡事件,最终还是发生了。


罪木在一夜之间杀死了澪田和西园寺。西园寺在挣扎期间按到了病房的床头铃,当医务工作人员赶到时,罪木正拿着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针筒,往自己的静脉中注射空气。



“医院正在抢救罪木同学,她给自己注射的空气太多了,再多一点就会直接死亡……”


“可是,为什么罪木会突然杀人?”


“据说,”七海顿了顿,“有人不小心把给精神病患者服用的药水和罪木同学的水搞混了,那个药水含有致幻的副作用,再加上罪木同学最近压力很大,所以,在看到非常可怕的东西的时候直接下了杀手……”


“再去追究原因也没有用了,诅咒引发的死亡事件从不按照逻辑来。”狛枝冷冷地打断他们,“差不多是时候结束诅咒了。”


“狛枝君?你发现什么了吗?”


“谁知道呢?”狛枝看着日向说道,“日向君也希望不再有人为了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而死去了吧?日向君也希望罪木同学能被抢救回来吧?你也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吧?”


“这是当然的。……”


一边是狛枝咄咄逼人的质问,一边是日向不甘示弱的瞪视,七海看着他俩这快要吵起来的架势,赶紧杵在他们之间将他们拉开。


“不能吵架哦,不管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一定能解决的……我是这么想的。”


“那么放学后再谈,日向君。”


狛枝回到座位上坐下,对他们不再理睬。


“日向君,你们闹别扭了吗?”


“应该没有,没事,我会向他问清楚的。”


这个人昨天晚上还对着别人脑袋摸来摸去的,如果狛枝跟他生闷气的话,根本不愿意来碰他。所以,一定是狛枝知道了什么。不,说不定他不仅是知道了什么,他甚至连死者是谁都推理出来了……


日向有种不妙的预感。


——而且,狛枝知道的东西,还和他日向创有关。





今天,狛枝还是去日向家住。


这一路上两人都异常沉默,狛枝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日向和他交谈,也都被他极为简单地敷衍了过去。


“来拍一张照吧。”


吃完晚饭,狛枝突然对日向这么说道。


“诶?可以是可以,”日向刚答应,狛枝就拿着手机“咔嚓”照下一张,“只拍我吗?”


“嗯,是喔。”


“说起来,我们认识了那么久都没有拍过一张合照,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日向也打开手机的照相机,搂着狛枝一连拍了几张自拍。


“啊,你完全没在笑啊!”


照片上的狛枝自始至终都含蓄地微笑着,跟他比起来,一旁的日向简直笑的龇牙咧嘴,看上去要傻气许多,说不定还会让人误以为是日向强行扯着不愿照相的狛枝拍下这些照片的。

虽然也的确是这样,但日向并不甘心,他扑向狛枝去扯他的脸,他们倒向客厅的沙发,日向折腾了狛枝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正骑在狛枝身上,而狛枝快被他压的断了气,他的脸色都变紫了。


“抱歉!没事吧?!”


“咳、没事,差点就能看见天国了呢……”


狛枝当然不会说他其实痛苦并快乐着,今天过后,他也许再也无法和日向一起,像现在这样欢笑了。

日向从他身上起来,又一屁股在狛枝旁边坐下。


“早上在学校的时候,你说要和我谈谈……要谈什么?”


“……”狛枝没有看他,“是啊,我最终还是要告诉你的。如果瞒着你,你在最后知道的时候一定会责怪我,所以……”

他抽出他前一天在日向家找到的资料,但没有把它们交给日向。


“我会告诉你的,告诉你所有我想起来的东西。”


“……你全都想起来了?!”


“嗯。所以我才能如此肯定我触及到了真相……因为在我发现死者的真身的那一瞬间,所有虚假的、被篡改过的记忆都消失了。”


“真相是什么?死者是谁?谁是那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日向激动地站起来。


“放松,日向君,”狛枝握住他的手,将他拉回身边,“先听一个故事吧。”



“曾经有这样一位学生,他原本并不是那个学校、那个班级的学生,他是作为插班生来到那个班级的。作为插班生的他,在一开始非常自卑,因为他明白,他完全不像自己的同学那样优秀,他能来到那个班级、加入那个团体,纯粹是靠金钱和父母的人际关系。”


“渐渐地,他和班级同学打成了一片,包括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都很喜欢他,大家会找他解决自己的烦恼,他也向同学敞开心扉,与大家互相倾诉心声。和他相处的时间越久,大家就越离不开他。不管什么聚会、活动,都一定会叫上他一起参加,就连女子茶话会也会请他帮忙筹办。”


“但他的父母并不满足于此。他们致力于人体实验,对自己的孩子漠不关心,自然也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很有一手。在他们眼中,那个孩子只是一个普通到再不能普通的普通人,这与他们抚育孩子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他们想要培养出一个全知全能的天才,而不是一个普通人。”


“正巧,那所学校的校方也在研究人类大脑的开发极限,所以,他的父母和校方做了这样的协议。”


“校方提供资源,让他们夫妻俩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做实验,将他改造成全知全能的天才。”


“那就是‘神座出流计划’被提出的起因。神座出流是创立学院的人,也是学院的第一任校长,他非常受学院的教师们尊敬,所以他们以神座出流的名字命名这个计划,希望那个孩子、那个实验品,在经过实验之后能够成为像神座出流一样出色的全才。”


“因为自己的父母就是实验的执行者,那名学生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他被迫一次又一次地躺上手术台,任由父母拿着手术刀和钳子对他的大脑动手动脚。”


“实验需要大量的时间。他的同学们很快发现他的不对劲,他没有时间再和同学们一起聚会、聊天,同时,他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他变得越来越虚弱,直到有一天,他开始缺席。”


“一开始,他的同学们以为他只是身体不舒服,他们一起商量着决定去他家看访他,给他一个惊喜。但他们被他的父母拒之门外。虽然很担心,但他们不能强闯民宅,就这样,两周之后,所有人都听说了那对夫妻花费大量财产起诉学院的消息,原因是学院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起诉当然失败了,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研究员夫妇,而且他们自己也是提议实验的一份子。作为败诉和人体实验被揭露的代价,他们还失去了工作。同时失去了孩子、金钱和事业的研究员夫妇,不久就在悔恨交加中双双自杀了。”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那名学生的同班同学们在知道他的死讯后悲痛不已,大家都无法接受他就这样永远地离他们而去的事实。每个人,每个人都很想念他,男生也好,女生也是,他早已是同学们心中不可缺失的存在。突然有人指着他的位子说道:‘他在这里,我看到了,他就在这里,他还活着啊。’,然后,大家都往那里看去,纷纷附和那个人:‘我也看到了!他真的在那里!XX君,好久不见,我们都好想念你!’”


“自那以后,同学和老师们上课时都会假装那个人就在他们身边。自欺欺人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虽然知道是自欺欺人,但大家都不忍心揭穿这个集体性的谎言。”


“然后,转机出现了,他们自欺欺人的生活结束了,因为那个人回来了。在高中第三年的春天,他像回应同学们的祈祷一般,回到了班级里。”


狛枝朝日向笑了笑,他手里还紧紧攥着日向的手。


“那就是你啊,日向君。”



“……?”

日向瞪大双眼,他不敢确定狛枝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哈?”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节。



“这是在日向君家里找到的。”狛枝这时才把他拿着的那叠纸交给日向,“有关于‘神座出流计划’的详细信息,都写在上面。”

日向接过它们,他的一只手仍被狛枝占据着,只能用另一只手翻页。

那上面完完整整地写着“神座出流计划”的所有信息,包括实验体的资料、实验参与者名单、实验原理,还详细记述着实验进展和实验体在每一次手术后的观察反应。


他翻开实验体详细资料,所有写着实验体名字的地方都被端正到不合常理的黑色色块抹去,根据色块的长度,可以推测出被抹去的是三个文字;尽管实验体的脸也被涂黑,但除了脸部以外的图像都被保留了,所以当日向看到照片上那根标志性的天线时,他知道那就是他自己的照片。

他又翻到参与者名单,头两位就是日向夫妇的名字。


为什么?


“为什么我家会有这种……为什么我爸妈会……”


日向的手抖得厉害,狛枝凑近他,将他的双手交握在一起。

“冷静一点,深呼吸、深呼吸。”


“这是不对的!那样的话,为什么我刚来到班级里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且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会担当那个‘不存在的人’?!”


“因为我们的记忆被篡改了。”


“诶?”


“我们入学后的记忆全被诅咒篡改了,所有人都以为从一开始,班级中就多了一名学生,我也遵循被篡改的记忆,自觉担当起‘不存在的人’的替代品。”


狛枝从未觉得自己是个这么有耐心的人,他居然要向一个已经死去的、毫无希望可言的人证明“他是死者”这个事实。其实他只要掏出怀里的手枪,朝日向的致命部位开一枪,这一切就结束了,然后他会忘记他曾经亲手让日向回归死亡,他们三年三班全员,也都会忘记日向曾回来过,和他们一起、为了找出死者奋斗过。


这很简单,但是他做不到。


因为他找回了原本的记忆,想起了和日向相处的那段时光,所以他做不到,他在动摇。日向因他们的祈祷而回归,那日向本人的意愿又是如何呢?他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害死他喜爱的同学们吗?他愿意为了他的同学们再经历一次死亡吗?这些不该由狛枝决定,而应该让日向自己来。


狛枝继续引导他,让他一点一点接受他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还记得我在昨天晚上突然过来摸你的头吗?那是为了寻找手术后缝针的痕迹。虽然能够修改记忆、资料等等的所有东西,但有一些是无法改变的,因为诅咒的作用范围只有和希望之峰学院三班相关的人。日向君,你仔细回想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所学院的,是谁给你的转校通知书,在来到这所学校之前,你原本的学校是哪一所,这些,你能想的起来吗?”


“我……”


“你所以为的没有缺失的记忆,其实漏洞百出。你曾告诉我你的父母在国外旅游,没有心思给你打电话,你拨打他们的手机也只会收到‘手机已关机’的提示,其实那是因为他们死后,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只要你想,你就一定能够在家里找到你父母的手机。”


文件的最后是起诉申请,那上面沾满了干涸的血迹。

是日向夫妇的血。


“日向君知道为什么找不出体温低到异常的那个人吗?那个方法其实没有问题,如果有人认真地去分辨死者和正常人的体温的话,立刻就能察觉。”


“是因为……我是那个测量大家体温的人吗……说起来,我觉得大家的手都很热……”


“嗯。”


“十神说的没错,我的体温的确很低,比活着的人要低……”


日向喃喃自语。

他这么快就接受了现实并不让狛枝感到意外,日向头脑中那些残破不堪的记忆是用来说服他的最好的证据。


他突然欣慰地笑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说的‘触及到真相的瞬间’。”


“日向君?”


“我也想起来了,和你们在一起度过的那一年。”


“那也许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和你们在一起。”


“好想活下去啊。”



空气因日向的沉默而凝滞。

狛枝应该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但在此时,他说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日向。


而且日向不需要他的安慰。



“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死是希望之峰的人造成的,他们搞错了药物注射的剂量,所以我的父母才会想要和希望之峰死磕到底……不过,对一个死人来说,这些都过去了。”


日向自己打破了沉默,打破僵局。


“杀了我吧,狛枝。”


他如此请求道。








TBC

评论
热度(12)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