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Void(3)

*《Another》Paro

*伪·角色死亡 有

*OOC发生率很高

 

(3)

第一起死亡事件发生后的那个周五早晨,日向协同七海、狛枝在班级中召开班会。


班会的主旨在于提醒大家加强防范,远离一切可能危及到性命的场所、用具等,有疾病在身的同学则要记得随身携带药物。日向没有将制止死者的方法告诉大家,因为狛枝给出的资料中记载着,曾有一届学生在得知这个方法后直接开始互相残杀,导致一天之内死亡的学生数量多达两位数。他不希望自己的同班同学们发展成这种状况,也不希望同学之间互相猜忌。


在班会的最后,虽然知道那个方法并不靠谱,但他还是用触摸的方式试探了一下每个人的体温,女生的体温测量则由七海负责。


当日向测过每个人的体温后,狛枝也将他的手伸了过来。


“我的体温,还没有测过吧?”


“嗯……”


他握住狛枝的手。和纤细苍白的外貌相反,狛枝的手很温暖,甚至到了“炽热”的地步,而且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狛枝只是穿衣显瘦、身材比较好,实际上他并不纤细,他的骨架比日向都要大一些。

那只苍白的手牢牢地将日向攥在手心里,让他无法挣脱。


“狛枝?”他小声叫他。


“啊、抱歉,”狛枝不动声色地放开日向,脸上的笑容不知是为了掩盖什么,“被我握了这么久一定觉得很恶心吧?罪木同学,请问你带消毒液……”


“没有!不用了,罪木。”日向朝罪木摆摆手。


原本被男生搭话就有些慌张的女孩在面对说法不一的情况时显得更加混乱,幸好一旁的西园寺及时用她的毒舌分散了罪木的注意力。


“你刚刚在想什么?”


日向转头看向狛枝,他摩挲着下巴,眼睛斜视着左下方,日向知道那个姿势一般代表那个人正在思考,狛枝应该发现了什么。


“……”


狛枝没有马上回答他,日向觉得他原本是想要回答的,但是出于某种顾虑,狛枝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哦。”


他笑着说。





四月的后半段风平浪静,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们撑过了第一个月。但,历届的记录告诉他们,死亡人数往往会逐月递增,越到后面、越要加强警惕。

四月末时,日向为狛枝简单地庆祝了生日,还在狛枝家过夜了。那一晚上对两人来说简直是增进友谊的“强心剂”,黑夜里的卧室能营造一个非常有利于倾诉的氛围,在那个夜晚,狛枝向日向讲述了自己跌宕起伏的童年,日向也努力和他分享自己童年的欢喜和悲伤。

听完狛枝讲述他那过于戏剧化的童年,日向眼中的他变得更加难以琢磨,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更加了解狛枝了。

两人都察觉到双方之间距离的缩短。


自那以后,日向常常去狛枝家叨扰,两人也常常在一起生活。





四月之后,怠惰的五月来了、然后捎上新鲜的生命走了。

五月的最后一周内,小泉在雨天出门时被大风吹落的广告板砸中,当场死亡;九头龙家被敌对的黑道组织突袭,边古山为了保护九头龙丧命于战斗之中。


三年三班又损失了两名成员,来自死者的诅咒仍在作祟。


西园寺因悲伤过度染上了过呼吸症,被送入医院静养,由罪木和澪田负责照料;九头龙也在同一家医院内养伤,他的右眼被乱刀划伤,目前连走路都无法好好维持平衡。

日向和七海代表班级的同学们为他们两位送上慰问品,虽说是“代表”,其实去探望的时候,班级里的大家都跟着一起来看望两位的情况。


谁都不希望再有死亡事件发生。


日向仍致力于找出死者,他就快要连学习都顾不上了,每天一有空就跑去学校图书馆查找资料,但仍一点头绪都没有。

死者真的像狛枝所说的那般,天衣无缝。


“今天可以去日向君家里过夜吗?”


狛枝在课间时凑到日向面前,他脸上的黑眼圈吓得日向以为他突然想不开、给自己画上了烟熏妆。


“怎么了啊你……没睡好吗?”


“嗯,我家的中央空调似乎出故障了,家里又没有风扇,晚上根本没法入睡,真是太不幸了。”



这时已经接近六月中旬,气温在不知不觉中攀升到三十度左右,如果没有空调的话,是很难熬。日向立刻点头答应他,当然,狛枝就算只是单纯地想去他家玩,他也非常欢迎。



两人肩并肩地往日向家的方向走,讨论起今天的晚饭吃什么,路过便利店时,日向进去买了一盒草饼和一些小零食,狛枝在门口等他,看他元气满满地跑来跑去。


这样的日向,比普通的活人都更加有活力。


合住时期的晚饭通常由两个人共同合作完成,两个习惯于独立生活的男高中生做起菜来都颇为上手,狛枝洗菜、切菜的时候,日向身上穿着围裙等锅里的水煮沸,如果是炒菜,他就先把锅铲和油热上。



这是只属于他们的,在血风腥雨的高三生活中仅有的一点小安宁,虽然短暂细微,却令他们感到幸福。





但狛枝从不想要永远地留住“幸福”,比起幸福,他更需要希望。


他并不只是单纯为了“来日向家做客”而来日向家做客的,即使他家的空调没坏,他也会提出想要在日向家里过夜的请求。


只不过,为了能够顺利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他有必要承受一两天“因为没有空调所以晚上大汗淋漓地根本睡不着”的不幸。



日向家不大,两室一卫一厅,日向自己的房间和他父母房间的柜子主要用于存放衣物,狛枝的直觉告诉他,客厅是最有可能存放那个东西的地方。


事实上,他连直觉判断都不需要,他只要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那里面必然会躺着他需要的东西。


他照做了。


他的幸运没有背叛他,最上面就是一份印着希望之峰学院校徽的文件。


狛枝瞟了一眼正埋头苦赶作业的日向,把自己的姿势调整成一个日向看不见他在做什么的角度,然后将这份文件夹在自己的书里。





日向意外地发现今天的狛枝非常用功,日向爬上床之前,狛枝仍在翻阅教科书。

“不睡吗?”

“嗯,明天英语课会进行测验,但我还没有复习完。”

“你居然也有会复习的一天……”


不能怪日向对他产生误会,狛枝往往会在考场上作出滚铅笔、掷骰子的举动,虽然扔出来的答案都是错误的,因为狛枝不会把自己的运气浪费在小小的考试上,不过这在旁人眼里看上去就是狛枝在利用幸运寻找答案。


“那我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在考试的时候睡着了。”


“好。”


“等下,”日向叫住拿着书包往外走的狛枝,“我戴眼罩就可以了,你开灯不会打扰我,客厅里没有空调会很热的。”


“不行,我翻书的声音也很响,如果冒着把你吵醒的风险赖在这里的话还以死谢罪都不足够……”


“别废话了赶紧回来坐下。”


“……………………………………嗯。”


“那么晚安,日向君。”


他走过去,为日向拉好被子。





时钟的指针“咔哒、咔哒”地敲动,狛枝合上书,抬头看一眼时间。


十一点半。


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床上日向的呼吸平稳得几乎听不见声音,应该睡得很熟。


是时候看一下那些东西了,他从书下抽出那些在日向家找到的文件,一份一份地翻阅。



一份“神座出流计划”实验协议书。

一份“神座出流计划”实验报告书。

一份“神座出流计划”实验结果。

一份起诉希望之峰学院的起诉申请。



日向还在熟睡,他无法肆无忌惮地发表什么言论,所以狛枝非常安分地一张、一张地阅读下来,将文件上的每一个字眼咬牙切齿地吞下去,放任它们在胃酸中翻滚。


他的幸运引导他走向了令人绝望的不幸。


他设想过很多种情况,但其实他早就有所察觉,所以他才会选择在日向家寻找决定性的证据——寻找“神座出流计划”的实验报告。


这份报告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唉……”


日向在半梦半醒之余听见谁的叹息声,满含悲伤与迷茫。


狛枝吗?

他怎么了?


他想睁开眼,却被眼罩遮挡住视线。


他感觉到狛枝抚上他的前额,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轻柔地触碰他。


……


如果触碰别人能让他感到安慰的话,就随他去吧。



他朝狛枝微微侧过头。





这一夜,有人睡的很安稳,有人却一夜无眠。







TBC

评论
热度(11)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