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Void(2)

*《Another》Paro

*伪·角色死亡 有

*OOC发生率高


(2)

不,这不正常,怎么会有人因为吃烤串而死?如果因为烤串造成的死亡事件如此普遍,铁质烤串早就被禁用了!


日向摇了摇头,整理思绪。他用余光瞥到狛枝的身影,刚刚如果不是狛枝拦住他,恐怕他现在就已经倒在地上、身负重伤了。


狛枝在他身旁静静地往料理室的方向看,日向则盯着狛枝的侧脸。

良久,狛枝才像是刚发觉日向的注目一般,对上他的眼神。两人之间不明不白的对视很快以狛枝的离开告终,他没有回教室,而是径直前往图书馆,打算向那里的老师询问历界三年三班的信息——既然死亡事件已经开始,继续装作“不存在的人”也已经无济于事,因为“死亡”一旦开始,就很难被制止,但即使如此,也要去制止。

诅咒偏偏发生在希望之峰学院的学生身上,真是太过不幸了。相比普通人,充满光辉的他们是世界的珍宝,应该受到保护。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最后存活下来的三年三班的学生们,一定会比任何人都耀眼,只有到那时,他们才能够蜕变成为真正的希望。



十神和花村的死亡最后被定性为“意外死亡”。



放学时,花村的母亲将花村的遗体接走了。十神……现在应该称呼他“欺诈师”,他的遗体则因为联系不到亲属,交由学校处理。

日向在校门口目送两位同学永远地离开。突然,他看到狛枝的身影。


对了!

日向赶紧追上他。

他必须要找狛枝,让他说清楚三年三班的所有隐情!


狛枝走的很快。

他们相继快步走出学校、来到柏油马路上、穿过小巷子、上坡、下坡。

然后狛枝站在一栋别墅前,冲日向招招手,一改前些日子冷淡无情的模样。


“日向君,原来你跟了我一路吗?”


“呃……”

狛枝明媚的笑容让日向几乎不敢承认自己的“跟踪”行为。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热情,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来,进屋吧!虽然是我这种垃圾住的地方,不过至少可以坐下来好好地进行谈话。”


等狛枝掏出钥匙,推开别墅厚重的大铁门时,日向才反应过来这么大一间别墅原来是狛枝住的地方。

日向道一声“打扰了”后小心翼翼地跟着他进去。别墅里面一片漆黑,没有灯光、也没有人活动的迹象。狛枝打开灯,于是别墅的内部装潢展现在日向眼前,从基本家具到电器、再到装饰品,应有尽有,其丰富程度不是用一个“琳琅满目”形容得了的。

狛枝请他在客厅坐下,于是日向就坐在手感极佳的黑色沙发上环顾四周,暗自感叹道原来狛枝家是有钱人,那样的话,就算高中三年都无法受到老师的照顾,也可以请家教来补上课程吧。


但是,有的空缺却是无法用钱来弥补的。


他垂下眼帘。金钱买不了和同学的交情,买不了愉快的时光。谁都没法忍受被全班同学无视的高中生活。

但为什么狛枝会自愿成为“不存在的人”?

日向思考着这个问题,他觉得很疑惑,但他似乎又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狛枝并不完全是自愿的,他会选择独自一人,应该是因为——


“给。”


一杯蓝色的不明液体打断他的思绪。


“……这是什么?”


“蓝羊,不喜欢吗?”


“不、不,没有,只是第一次见到……”

蓝羊岂不是那个和红牛相对的……喝了就会超没干劲的饮料吗?这个喝下去了还怎么和狛枝谈话啊。虽然明白狛枝是好意招待,但日向把杯子捧在手里,没敢去喝,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他问题:

“我找你是想问你三年三班的事情。今天花村和十神的事情,和你说的那个诅咒有关吗?”


“嗯,日向君会这么觉得是因为他们死的很莫名其妙吧?一开始,来做笔录的警察也以为是我们在胡诌,直到料理课的老师出面进行解释,他们才勉强相信我们的说辞。”


“那,”说到关键的事情时,日向不禁提高音量,“这个诅咒可以破除吗?难道到毕业之前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光?”


“我这里收集了一些历界三年三班的资料,的确有几届优秀的前辈们将诅咒停止了。所以破除诅咒的方法是存在的。不过日向君还有很多基本知识没有了解到吧?你知道‘多余的一人’的真实身份吗?”


“不知道。”


“多余的那个人,其实是已经死掉的人,也就是死者。”


“……诶?!”

日向吓得呆毛炸出刺来,他往沙发里缩了缩,听狛枝继续讲下去。


“更准确的说,他们都是因为诅咒而死掉的学生、老师和家属。他们死后回到班级里的身份也各不相同,并不局限于学生。过去曾有一名女生在事件中死亡,她死的时候只有十七岁,但当她再次回到希望之峰三班时,她成为了三班的副班主任,而她的形态和神智都完完全全是一个成年人,根本看不出被篡改的痕迹。”


“哈……”

这比灵异现象还恐怖啊,日向腹诽道。


“这就是我们要打败的对手的真面目。”


“所以,当务之急是先找出那个死、多余的人?”


“没错,找到他,然后让他回归死亡。”


“要杀人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狛枝歪歪脑袋,似乎对日向的惊恐感到不解,“那个人原本就应该死亡了,我们只是让他回到他该有的状态。日向君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吧。”


“嗯、嗯。”

虽然对“要去杀人”这种提议感到不可置信,但日向不得不承认,如果杀死原本就死掉了的人就能拯救全班同学的话,不论谁都会去做的。


“那,你知道死者是谁吗……?”


“对不起,虽然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双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死者的眼睛,但很可惜我只是一个什么才能都没有的连进入学院都全凭运气的虫豸都不如的草履虫……”


“不要把自己说成单细胞生物啊!”

日向下意识地吐槽出声。他尴尬地干咳一下,避开狛枝的打岔,继续探讨死者的话题:“那有什么能够将死者区分出来的方法吗?比如查看历界学生的名单什么的?”


“没有什么方法哦。”


“没有?”


“这是个非常严谨的诅咒。每一届的死者出现的同时,学生名单会被篡改,名单上将悄无声息地多出一个人,而如果历界的名单中有他,那么他的名字会被抹去,他会完完全全的成为‘这一届’的学生或老师。人们的记忆也会被修改,他的亲人和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忘记他已经死亡的事实,没有人能意识到他其实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只有诅咒还记得他的真实身份。”


“也就是说,这个诅咒,堪称天衣无缝。”他说。


日向沉默了。他不知道狛枝说的是否完全属实,但狛枝没有欺骗他、隐瞒破解方法的理由,因为狛枝自己也是三年三班的一员,他也会死。


“目前死者唯一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手比较冷,体温比较低。”

狛枝补充。


两人都知道这根本无法成为确定“死者”的决定性证据。因为一个人的手比较冷所以去杀了他?不可能,而且误伤的概率极大,一旦进行了错误的判断,那么他们原本光辉明亮的人生就全毁了。


日向还记得欺诈师和他握手时说的那句话。

“你的手好冷,日向。”

他曾这么说过。他一定是知道这个判断方法的,但他没有因为日向体温较低就杀了他。他做不到,日向也做不到。


“我一定会找出死者的。”日向说,他直视狛枝的双眸,“我一定要找出死者。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避免大家的死亡,你能协助我吗,狛枝?”


“……”


在知道死者的情况后还作出如此发言,你将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英雄主义牺牲品,还是会成为希望呢,日向君?


狛枝轻声笑起来,令日向产生一种引狼入室的错觉。


“我当然会帮助你,也许我就是为此而来到希望之峰学院的三班的,为了见证希望的诞生……”





怀着复杂的心情,日向在太阳完全西沉之前回到了家。


“我回来了——”

没有人应声。


这是自然的,在日向印象中,他的父母似乎在一个月之前、给他办完转学手续后就双双出国游玩去了,扔他一个人在希望之峰念书。

身为研究员的他们一旦开始做实验就身不由己,每天每夜地要在实验室观察结果,所以他们往往会在假期时好好地放松一下。


不过连个电话都不来,真是过分的父母啊。日向苦笑着掀开电话机上罩着的方巾,又将它罩上。他不知道父母究竟去哪个国家娱乐,拨打他们的手机号又从未打通过,只能等着他们什么时候想起孤零零的他。


好吧,现在就用更重要的事情打发伤感吧。


他从包中取出一沓纸,全是狛枝打印给他的资料。有历界学生的学生名单、部分事件纪实、还有成功中断诅咒的案例。但因为每当死者回归死亡之后,人们会渐渐淡忘死者的存在、直到完全忘记曾经和死者斗争过,再加上诅咒也会对一些记录做篡改,所以很多记载都断断续续、暧昧不明。


不过对日向来说,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完全一头雾水要好的多。





TBC

评论
热度(16)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