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Void(1)

写完之前先不打tag

 

*《Another》Paro

*伪·角色死亡 有

*OOC发生率高

 

 

(1)

私立希望之峰学院,那是希望之峰最好的学校。有无数家长想要争取一个名额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学院内培养,无数学生也将考入这所学院作为学习阶段的终极目标。


但在希望之峰学院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深藏着一个不能被人知晓的秘密。

希望之峰学院的每一届三班的成员之间都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言:如果班级成员人数多出一名本不应该存在的人的话,那么,那一届的三班就会在最后一年陆续地发生死亡事件。死亡的可能是学生本人、也可能是学生的家属或兄弟姐妹,老师也不例外。



日向在一个樱花烂漫的四月里,成为了希望之峰学院三年三班的一员。

他记不得自己是如何才能被希望之峰学院编录入册的了,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就站在学院的大门前,手里拿着转校通知书。

这会是个怎样的班级呢?

他深吸一口气,紧张又期待地迈开步子。有一点能确定的是,这个班级里的大家一定都是些很厉害的人。


三年三班的大家都很友好、很热情,日向悬起的心在大家的招待下放松下来。三年三班全体在班长七海千秋的带领下,为了迎接新同学的到来甚至特意开办了一个欢迎会,虽然日向很担心在上学时间不学习而是举办派对会耽误大家的时间,结果这份担忧刚出口,就被名为澪田唯吹的女孩子用可怕的电音进行反击。

众人见状纷纷拿起耳罩戴上,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日向没有他们那么熟练,趁他没反应过来,澪田的音乐仿佛有实体一般在他脑袋上重重拍了两下。


再次睁眼时,他看到的是好似医务室一般的布置。

不对,这里就是医务室。

脑袋还有些钝痛,日向撑着床铺勉强坐起身,正好此时,门被一个身着白西装、身材宽阔的人挤开。

“日向,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你是十神……对吧?”

“哼,下次不允许再犹犹豫豫地说出我十神白夜的名字,记住这张脸,凡人,不久的将来你会在各大媒体和新闻报道上看到他的。”十神推推眼镜斜睨日向,“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告诉我,这事关我们三年三班全体的命运。”


“诶?”事关三年三班全体的……“命运”?

日向琢磨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怎么了,没有疑惑的话我就开始了。”

但十神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


十神的问题比较琐碎,都是关于日向本人的问题:他家是否在希望之峰、他从哪里转学来到希望之峰学院、又是因为什么而转学,家中有无兄弟姐妹,等。

不是什么刁难人的问题,日向一边回答,一边注意到十神将他的话都记在本子上。


“我的问题就是这些,最后,来握个手。”

十神说道。

这显然不是普通意义的握手,因为它显得有些突兀,但日向还是将手伸了出去,尽量配合十神的“要求”。

十神皱了皱眉,“你的手好冷,日向。”

“我的体温偏低……而且,像十神这样比较丰满的人体温都比较高吧?”

日向理所当然般的回复打消了十神的疑虑。


第一天过后,日向和三年三班学生一起学习打闹,开始相安无事的高三生活。希望之峰学院的高三生不同于普通学校的高三生,几乎每个人都已经被世界一流的大学提前录取,就连那个被所有人都无视的狛枝凪斗也一样……

狛枝凪斗。

日向突然想从心底刨出被他尘封不少时间的问题。



——为什么狛枝凪斗会被三年三班全员不约而同地无视?



狛枝凪斗,人如其名,经过日向几天下来的观察,他应该是个很安静、很文静的男生。

但是他安静的过分了。

狛枝和他们一样,会来到学校上学,上体育课时会跟着大家一起来到操场。但他从不主动与任何人交流,也不参与大家体育课时的游戏,他常常自顾自地在树荫底下翻阅书籍,偶尔性致来了,他会在原地做一些简单的锻炼。

三年三班中没有人会与狛枝说话,连老师在上课时也从不点他的名。日向本以为大名鼎鼎的希望之峰学院也会发生校园霸凌事件,但并不是这样,三年三班的同学与老师在看向狛枝时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或厌恶之类的负面的表情,他们的视线更像是穿过了狛枝,就好像看不见狛枝,就好像狛枝原本就不存在于那里。

事实上,从没有人告诉日向这个白发男生的名字叫做“狛枝凪斗”,能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因为日向碰巧在老师那里找到一本花名册,发现上面有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那就是连自我介绍都没有做过的狛枝的名字。


啊。

日向忍不住打了个颤。

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他吧?


他忍不住瞟向狛枝,狛枝的座位就在他的前面,是一个靠窗的位置。他正侧着头看着窗外,显然没有用心听课。

这是一个求证事实的好机会,日向心想。他从练习本上扯下一张纸,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下几个字。


“好、好、听、课”


然后,他将纸片揉成一团,向狛枝扔过去。


纸片砸在狛枝身上、又掉落在地的那一刹那,日向惊喜地意识到狛枝是实际存在的、而不是什么鬼魂幽灵之类的令人害怕的超自然存在,但他发现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同学们齐刷刷转过头来,老师的讲课也戛然而止,一整个班级的人都看着日向这里。

怎、怎么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日向慌乱地扫视同学们。

没有人告诉日向答案。狛枝似乎发出了一声叹息,他弯腰捡起日向扔给他的纸团,然后离开教室。


老师在狛枝离开后继续讲课,但全班已经没有人能够安心听课了。



除日向以外的所有人,都在忧心绝望事件的发生。





再次见到狛枝时是第二天中午,日向推开天台的门打算在那里享用午餐,碰巧发现狛枝正倚着栏杆,俯瞰整个学院。


“喂。”

他冲狛枝喊道。

意料之内的,狛枝没有理睬他,但日向知道狛枝一定能听见、一定会听他说的话,他的潜意识这么告诉他,所以他继续说下去。

“为什么大家都无视你?这是什么约定俗成的规矩吗?我看到你会和学院里其他的人互动,你是只和同班同学断绝往来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发生了什么?”


依旧没有回音。


“喂!”

日向去触碰他,但被一把拍开。


“竟然这么执着地来和我搭话,你看上去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对策组的同学们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这应该是日向第一次听见狛枝的声音,他却觉得说不出的熟悉。


“哈……真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他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双臂环于胸前,“虽然对策组的同学们一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向新同学做解释说明这种差事就由我来做吧。”


天台的栏杆下面就是几层楼的高度,狛枝却非常游刃有余的样子,完全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


“希望之峰学院的三班被诅咒了。每一届三班中都可能会出现一名多余的教师、或者学生。如果班级里多出一人的话,不采取有效咒术就会不断地死人。所谓的咒术是找一个人替代多余的那个人,成为那个不存在的人,只有这样,大家才有可能得救。我就是在开学初自愿提出担当那个角色的人。”


“……哈?”


“但是你却打破了咒术……从你找我搭话的那一刻起,不对,从昨天你向我扔纸团开始,这个咒术就失效了,三年三班成为了离死亡最近的一群人。我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哦,跨越最恶劣、最绝望级别的不幸,大家一定能展现出绝妙的希望……”



说完,狛枝离开了,完全没有和他多废话几句的意思。徒留日向一人傻站在原地。


什么诅咒?什么多出的一人?什么咒术?对策组又是什么?


日向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将这些当作狛枝的胡言乱语,而非当真。

也许这就是狛枝被无视的原因吧,他想。无论是谁都不想接近一个满脑袋奇怪又危险的妄想的人。尽管狛枝看上去人畜无害。





但日向不知道的是,狛枝从不说谎。或者说,他不愿意欺骗自己那些充满希望的同学们,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欺骗他们。





绝望的死亡悄然环绕于众人身边。

那原本是一节日向很期待的料理课。老师预先通知的学习内容是制作和果子,其中包括草饼,日向在得知后就无比期待,如果能有幸品尝厨艺高超的花村同学的手作和果子、那该是何等幸福的事!


不过花村擅长的只是厨艺,虽然他做的甜点也非常美味,但料理课上他没有和大家一起练习,而是在老师特意为他准备的料理台处筹备大家的午餐。


“嘻嘻,小猪蹄不好好做自己手头的工作,去找那头肥猪求投喂了。”

“小声点啦日寄子!”


在日向隔壁桌的西园寺和小泉说起悄悄话,一同传来的还有烤肉的香味。

他循着味道看过去,原来是花村,十神已经被肉的香味引诱过去,两只手每一只上都各抄起了三串烤串。另一边的终里虽然同样口水飞流直下,但被贰大牢牢拦住。


“呀,那个……十神君,虽然很感谢你能欣赏我的料理,但你要是全吃完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闭嘴,我在试毒,在为你们的安全做着想!”

“所以说为什么我的料理里面会有毒……”

十神挡开花村的百般阻挠,被推开的花村重心不稳撞上身后的置物柜,那个柜子的平衡做的并不好,被花村这样重量级的选手撞得前后晃动,置物柜顶端一个装满碗筷等厨房用具的纸板箱被晃得掉了下来,砸向十神。

谁也没想到,纸板箱砸下来的那一瞬间,十神正好将三串烤串的尖端送入嘴里。他的头部因为纸箱的冲击猛地往下压,于是,三根铁质烤串贯穿了他的咽喉……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十神口中喷出的血液飞溅上花村的料理台,在花村惊恐地大喊出声之前,谁都没有反应过来死亡事件就这么普普通通地发生了。


“怎么回事?!”

“小猪蹄、小猪蹄他、呀啊啊啊啊——”

“诸位、冷静下来!”

“可恶,在吾等什么准备都没有做之前,恶灵就先降世了吗!”


整个料理室乱做一团,大家一拥而上去检查十神的状况。


“啊”


隐隐约约的,日向听到有人惊呼,他认出那是狛枝的声音。

混乱之中,狛枝不慎用手摁爆一袋面粉,顿时白色的粉尘四处飞扬,呛的人直咳嗽,不少同学见状远离了那个十神和花村所在的角落,但被十神的尸体堵在料理台内的花村却因为扬起的粉尘看不见出去的路。

“有没有人拉我一把,我出不去了!”

花村胡乱摸索着,竖在灶台旁的食用油瓶被他一巴掌打翻,朝着火源倒去,料理台上立刻燃起熊熊大火。

这下没人再能顾得上花村,大家纷纷跑出料理室,日向也被左右田拽着胳膊一路狂奔出门。


“等一下、等一下啊,左右田!”

“花村还在里面啊!”

说着,他就打算返回料理室营救花村。


“别去,料理台角落有煤气罐。”


一只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苍白的手,再次挡住日向的去路。

那个人的话音刚落,料理室中发出“轰”的巨响。


“……”


料理室的门被炸出一条条裂纹,火焰的余烬和木屑的残渣随气流一起喷涌而出,散落在过道里,整个房间内燃起冲天火光。

爆炸了。

日向呆呆地看着一片通红的料理室,热浪拍打在他的脸上,刺痛入骨。一想到他的两位同学也和这间料理室一起逝去了,他就难以抑制身体的寒颤。



——希望之峰学院的三年三班是离死亡最近的一群人。



他回想起狛枝的话。

 


 



TBC

评论(6)
热度(19)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