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古虚/凉宫春日的忧郁/FUTURE

*原著衍生
*腐向注意










*Future*

…………“………作决定的人是你,我只是个旁观者。最多给你提供一些建议。不过现在好像成了凉宫同学的代理。”古泉的声音重新传入脑内,他耸了耸肩膀,停止了和我的对话、继续打字。

我开始考虑起来。(*至此为引用原著,有微调)

恋爱故事?

老实说我有打算干脆用这篇文章倾诉一下自己对朝比奈学姐的爱慕之情,不过这个念头在我眼前打了个转就被扔走了。能否撑足字数先不说,这种像是情书一样的迷之文本即使是我也不会原谅自己把它上交给春日的。

古泉说的不无道理,“据实”写出的内容不仅充实而且真切,对我们这种写作方面的新生雏鸟而言的确太好不过。所以我仍试图从自己记忆的一大堆日常琐事中抠抠找找能与“恋爱”搭上边的经历。

苦思冥想的同时,我的手指“嗒”“嗒”地轻轻敲着桌面,眼神再次游走于奋指疾码的各位。
因为没发现什么新的情况,视线最后又停留在坐在我对面的古泉身上——这样的话眼球不需要转动很大幅度。

这家伙是那种,就算没有人理他也会自顾自开启自己话题的人,也因此我们之间的交流通常都是他开的头。
所以我不能看他太久,否则没过一会儿他就会笑嘻嘻地凑过来搭话。
但我对他的接触也仅仅局限于在文艺部部室里面的这段时间,他与同学或“机关”成员或是外人等等是否也是这样相处的、我一无所知。

想到这的时候,古泉抬了抬手将垂落的刘海揽回耳后,顺带理理袖口。
不知怎的我突然在意起他的制服。

“喂,你有想过北高的男装会是怎么样的吗?”

这是我少见的想主动与他交谈,但这句话终究没有问出口。
太莫名其妙了。
幸好拜这莫名其妙的疑问所赐,我渐渐有了想法。
——还记得圣诞节的那次全世界只有我、长门、也许还有朝比奈(大)知道的某人消失事件吗?
用手碰碰笔记本电脑的感应区,一片空白的文档编辑页不知第几回重新展露在我眼前。像是追逐着我收回的视线望向这里一样,我听见古泉的轻笑声。

乘现在多高兴高兴吧。
视死如归般将手指覆上电脑键盘的我,重重地吸吸鼻子、似乎面部表情也跟着振作了起来。不得不提的是我嘴角的抽搐弧度准确反映了我内心的复杂程度,为了我接下来要干的那番重大事业。

听说最近,那个什么boys' love很火是吗。
好,看好了春日,伟大的约翰史密斯boy将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那是距现在时间一点也不遥远的圣诞节前夕,12月18日的那天——已经是我进入高中之后的事情了,我的世界发生了描述成是天翻地覆都尚觉不足的状况。

“虚、哥、哥—!”

天很冷,被老妹从床上拽着被子拉下来之后我才好不容易清醒一些。
就不能温柔点吗?这么粗暴的女孩子是嫁不出去的噢。
“像虚哥这样没精打采的人也会嫁不出去噢!”
真是的我不需要嫁人啦,未来会成为你家庭一员的是像朝比奈小姐那样美丽优秀的女士,而不是另一位帅气的大哥哥。
腾出只手拍了拍老妹脑袋,我慢腾腾挪下床开始洗簌。
这个家庭是我所习惯的我的家庭、这样的日常是我所习惯的我的日常,包括在这之后的上学路上调侃“失恋”的损友也是一如既往。
所以我对这个世界的变化毫不知情。

今天的我也依旧祈祷着,如果这样和平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论谁被一个疯女人天天拖着赶场子都会身心俱疲——哪怕只有一天,一天也好,让那个女人消停下吧。

事实上,老天从来都没听见过我的心声。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听的清清楚楚并且还乐意超额实现这个愿望。
——既然能听见的话,为什么不先帮我拽一拽那根缓慢下滑走递减趋势的成绩线呢老天爷?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一切的开始都是自12月18日的那个早晨我踏入教室、发现自己的后座从一个特立独行的美人胚子,变成那位一头柔顺水蓝色秀发的老练班长之后。

我的世界迷失了。

没有那个家伙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啊啊,那应该是非常清净祥和的世界。
我自问自答着。
我能够平稳地坐在椅子上享受朝比奈学姐手制的热茶,视线追随身着学校制服装的学姐、那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捏起棋子置于奥赛罗的棋盘之上、对面的古泉也许能够不再像面具一样堆着笑容。喂古泉,偶尔露出的苦恼神情会给对手带来得意之感的噢,如果想要留下我这个棋友、偶尔也那样做试试吧。
至于角落里的文静女生依旧一动不动,唯一有所生机的只有那两只用于翻页的手。而阳光洒在这位三无少女身上,不论是烈日还是夕阳,温暖的光线与少女身上的冰冷气息将以一种奇妙的和谐相结合。

曾经的我、包括现在的我,都是这样期待的。
可是我从没意识到,我能够与这些朋友有来往、都是拜那个家伙所赐。

被换了个人似的长门投以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也罢、被朝比奈学姐和鹤屋学姐当成性骚扰混蛋也好、被穿着光阳园校服的春日粗暴地甩开手也行,怎么样都可以,这些我都撑过来了、独身一人地,在这个只有我一个人清醒的世界里。
结果我对这个世界的信心被古泉的一句话粉碎了。

“…是的,我喜欢凉宫同学。”

我盯着他。用之前长门观察我时用的那种眼神。

“你说真的?”
我心中的疑问被我如实反应出来。
真是可怕的魅力啊,春日。我始终认为古泉对春日没有任何意思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确与春日性格不合,而这个变成了普通人的古泉却推翻我的推测。

我说、你可得想清楚噢,春日那家伙可是号称“恋爱是疾病”的人噢。

“是的。我明白。”
“但是凉宫同学是唯一一个、在得知了我这种奇妙的转校身份之后仍然愿意和我接触的人。”
不,她看中的正是你转学生的身份。
古泉扬起一如既往的笑容、不如说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保持着这个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这感觉并不好吧,和我说话的时候摆出这种招牌脸也会被我看穿的噢。

“……”
他的笑容僵硬了,看过来的视线中掺杂尴尬和古怪。

别那么惊讶,还是说你没有相信我之前说的话?对普通人而言没有直接将我这种胡言乱语的家伙送进精神病院已经不错了,毕竟就算是在那个世界、我们之间的信任度也不过如此而已。不过我们两个身上都有问题,你一向喜欢说话拐弯抹角,我也对你爱理不理—除了桌面游戏。

无视他的一切反应,我把眼睛横向窗外的正在招出租的春日继续自说自话。

但是啊,我自认还是很了解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原先的班级中是怎样融入进去的,但是那个你可是很好地参与了班级话剧噢。

——“你们在干嘛啦!快点出来啦!”

“所以,有什么事和大家说就行了。”

起身回应咋咋呼呼笑的一脸光明的春日,古泉似乎还没从我的一大段肺腑之言中反应过来,愣愣地坐在那边、身旁是忙着结账的店员。


“看上去思路顺畅呢?”
“呜哇啊!!”

古泉一下子放大几倍的脸吓得我急忙关闭文档页面、情急之下手忙脚乱差点没有保存。

古泉!
我把电脑屏幕往自己这边挪一点。
不许看!不要突然说话!不要把脸凑的那么近!回去看你自己的电脑!

“嘛嘛,不要那么生气。抱歉,是我失礼了呢。”
他装腔作势地弹弹刘海,一点道歉的意思也没有、仅从从趴在桌上探身过来的动作改成单手托着下巴看着我笑。

“不过那个反应,我反而好奇起你在写些什么了。”

写到自己恋爱史的辛酸之处当然会思如泉涌吧,只是为了迎合春日要求的我的烂俗感情事而已,没什么别的。

“唔?”他却很是惊讶地睁大眼睛,“原来真的有吗。”

这话说的比刚才还要失礼。就算是我这种懒散的家伙也会有人喜欢的。大概吧,我在心里补充到,因为自己的胡诌八扯感到一丝心虚。

“不不,我是指,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不会产生那种‘喜欢他人’的感情呢。”

我这样的是哪样啊,说话不要遮遮掩掩。如果你能够有春日百分之十的直爽,我想我们之间的信任度会从小溪上涨至洪水。

“一直都在谈论我的事情,那么你又怎么样呢?”

我索性暂时放下键盘,试图挖掘古泉的八卦史。两个大男人互相聊八卦的确是世界一大奇观,不过幸好这个部室中不存在会关注我们两个的人——朝比奈学姐正尽力创作漫画作品、苦恼的表情也很惹人怜爱,长门专心一意敲击地键盘啪啪响,春日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留下袖章倒在桌角。

“——这只是我的猜测,你该不会喜欢春日吧。”
我完全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既然那个古泉拥有那种感情,那么这个古泉说不定也同样早就被春日的魅力俘获了。

古泉露出笑容。
我眨了眨眼,而这个动作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多余的,我从未错过古泉任何展现真实感情的机会。
不会错的,是苦笑。
“如你所见,我是‘机关’的一员,负责保护凉宫同学……和你。像我这样的成员应该是不被允许对自己的保护对象产生感情的。”

真是老套的规定。
先说好——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不知道它是否过于直白地表现出了我的心理活动,我也没有那个功夫去控制我的脸部肌肉。
但是我心里很不爽。
为什么觉得不爽?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答案本身甚至都没有浮现在我这个当事人的眼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心中的某种负面情感正在大呼小叫、试图在我体内闹个天翻地覆直到我把它吐出来。

“非常抱歉。”相比努力让声音显得真挚,他更像是在掩饰声音中的真挚,“这种感情…是嫉妒吧。”
啊是吗,谢谢你的回答了。但是这种不好的东西被别人发现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我瘪瘪嘴,眉头皱了起来。

在他想要说些更多的之前我把电脑屏幕重新推到面前,奋力点击鼠标、用响亮清脆的键鼠声打断他的话。古泉看了我一会儿,眼神中饱含怅然若失的怨念,也许是在想“为什么这个人心胸那么狭窄”之类的。
不好意思啊身为一个绝对的普通人我没法控制我的感情,所以就在被我狭窄的心胸夹死之前逃脱出去吧。

手搭在键盘上,文档上的文字的确是我之前自己编辑的、此时看起来却乱成一堆毫无章法。
写到遇见古泉的那边我的笔墨突然庞大起来,而事实上都是胡编乱诌、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我想对这个古泉说的话,那边那个古泉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这之后的内容我自己也不太感兴趣、虽然说如果有读者的话、他一定会很好奇我是怎么从那个世界回到这个世界的,但是身为亲身体验过一回的我真的没这个兴趣继续写下去。
是因为没兴趣吗?不,不是,绝对不是,是因为古泉,因为这家伙把我的初衷搅乱了、我并不是想写这些的。说到头来都怪我自己自找无趣。

对着屏幕叹口气——我不知道我已经叹了多少口气,键入的文字被我反复键入修改再删除调整。

“还在生气吗?”古泉密切关注着这里。
没必要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生气吧。我移开视线不与他相对。
“毕竟你喜…你也喜欢凉宫同学呢。”他自说自话着,但是却在这里露了马脚。
“……”我狐疑。
虽然只是一个小口误,但是我捕捉到了这里面含有的不可告人的信息。也许只是我在自作多情而已,也许古泉是故意口误给予我一线希望或仅仅只是为了调节我们之间的关系,但不管怎样、现在不过问就晚了。

“那个后来居上的‘也’字是怎么回事?”

古泉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笑笑。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那种恶劣性质的笑容,玩味的意思满溢而出。
“不愧是你呢。那么不妨来猜想一下吗?我究竟是想表达什么。”

谁知道。
我是想这么说的,但不得不说他这次的谜题引起了我的兴趣。而且这个谜题对他而言应该非常重要。不仅因为他那个笑容,事实上他还摆出了自我们相识开始最令人恶心的、只与朝比奈学姐那样可爱的女孩子相配的表情,仿佛是热恋中的少女等待心爱之人发现自己的心意一般。
古泉这家伙想说什么?这种绕弯子的说话方式在经过他的强化培训后我差不多都能够在几秒之内反应出来——这一次也一样。

“不能对保护对象产生感情”即“已经对保护对象产生了特别的欲望”。
“需要保护的对象有凉宫和我”即“候选人在这两人之中”。
“口误”即暗示心仪的对象并非春日。

用排除法的话,还剩下…………

我沉默。
仔细思考的话会发现谜底意外地超级简单,但是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是那么靠谱。
不是错觉的话,脸似乎越来越烫了。
我抬眼看看古泉,本来是试图寻求他的肯定、却在眼神相撞的一刻飞快地缩了回去。
争点气啊!我!那家伙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在逗你玩,他们这些个人世界只围着春日转的人也许又在联合捉弄我也说不定!!
我用手扒住电脑屏幕,迫使自己往其他地方集中注意力。
不不不,不要再往我的脸上涌了我亲爱的血液小姐,我对那方面绝、对、毫无兴趣,为什么我要对一个男人、一个同性脸红,虽然他的确有让人脸红的资本……不,这是不对的,我应该对他抱有“嫉妒”的感情。

“这些,都是你想对我说的吗?”
哈?什么啊?
我瞪着他,这混蛋居然那么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嗯……不好意思,在云共享里擅自拜读了你的文字呢。”
噢…云共享啊,说起来的确,为了方便使用、大家的文档都是共享的,除了我心爱的朝比奈写真集。
………………………………
“啊???!!!!!!”
这么说你全都看到了吗?!!!!
古泉摊了摊手,接着他乘我发作之前离开座位…——
绕过桌子走向了我。
“那个‘我’……居然有这么好的待遇呢。”他笑的不怀好意,这是第几次“不怀好意”了?
不,那家伙和你一样啰嗦、根本没给我说这些的机会。我如实回应。
“……”他轻笑着,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搭在我椅背上,“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我几乎想一蹬地板逃开他的包围圈,但是椅背被固定住了…这家伙!

“我是这样认为的,我大概喜欢你。”说话的同时他的脸越凑越近,俊秀的脸上被红晕装点后达到了那种连同性也能秒杀的程度。
什么“大概喜欢你”啊告个白还畏畏缩缩,噢不对我忘记你说话就是喜欢绕弯子。

也不知是谁的问题,他愈发得寸进尺,我则完全没有避开,连别过头、歪过脑袋这样的程度也没有,甚至微眯双眼期待起接下来的展开。

感觉到重要的地方被含住了。虽然我的初吻老早被春日那个任性的女人因为意外夺走了…但是这一次,和第一次的慌乱情况完全不同。
“啊这就是亲吻吗”这样的念头在我脑海中盘旋,古泉的动作一如他以往的温柔、直到这时我仍然在思考这是否的确是他的本性,但是啊古泉,你不会还在担心我会拒绝你吧?只是像小鸡啄米似的轻啄两下是不能满足发育良好xing欲旺盛的高中生的噢。

我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近,张开嘴去试探他。

部室是何时只剩我们两个的、古泉和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可能会把春日气死的逾矩行为、惺惺相惜时发出的缠绵之声有多令人面红耳赤、剩下的文章篇幅又该怎么办,无数的问题在一瞬间闪现,又很快被古泉搅浑。

之后,日常没有改变。
这种突发事件似乎连长门都没有料到,对于统合思念体而言似乎只有这条世界线的长门经历了这种情况。
“请多加注意。”
接受了寡言少女的警告,我和古泉相视。

“真是太好了。”
他牵起我的手。

是啊。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第一次觉得认识这家伙是一件多么令人愉快庆幸的事情。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了,你这好运的家伙。
“是。我的确很幸运呢。”
这种露骨的像是奉承拍马一样的情话对我就省省吧。
“真过分啊,我说的是真心话噢。”
古泉摆出伤心抹泪的样子,关系变得亲密后他似乎愈加嘚瑟起来。

“话说回来,你有想过要怎么向春日交待吗?”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这个问题。
“嗯说的也是……”他的脸上露出了、像是在为如何讨好女儿而担心的父亲一般的表情,“凉宫同学那边,先掩饰掩饰吧。”
“直接说出来的话,那天我可能会操劳致死呢,不仅如此,世界会直接崩坏也说不定。”

真夸张,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谈个恋爱都能毁灭世界。
不过、算了,因为在那之后、我的很多第一次都被那家伙夺走了。
像是第一次在部室内那啥那啥,第一次在泡温泉时被那啥那啥,第一次在闭锁空间里被那啥那啥。不过闭锁空间里的那一次最终因为罪恶感而没有做完全套、想想看,春日在发脾气的时候我们却在她的小天地里干这种会让她更不开心的事,我们双方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至于为什么我会是下面的那个?
这个问题我也想不通,似乎顺水推舟地就变成这样了,按理说以古泉那副清秀的皮相,他才更适合担当“女方”。

不管这些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三月,春日昨天便兴冲冲打了通电话通知我们去参加即将举办的赏樱大会。
哎哎,与她相处了两年不到就能够把她的动向摸清楚,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当然,她没发现古泉就在我身边,而是傻乎乎地挨个儿通知了个遍。永远都不发现是不可能的,不过等到她发现大概已经是毕业之后的事情了。

“古泉,你靠的太近了。”
收回发散的思绪,我在紧急关头推开身上的大型黏着物。
都是拜你们所赐,我的生活一团糟了,给我好好赔偿啊,不让我满意的话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尤其是你,古泉,不许笑!






END







*请期待,我们的未来*

评论(7)
热度(57)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