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狛日/和你一起的学院(IF)生活

赌博产物

即笑给我的关键字是媚药,然而(挠头)根本没有车,但是无意中满足了ntr要素呢(比大拇指

2.5背景









(1)

“初次见面。”


——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我不是很擅长做自我介绍,无论做多少次都有点害羞……”


——如果打个比方来说的话,这种感觉,就像是什么呢?


“总之,我的名字是日向创。”


——就像是……被弄丢了的一千块拼图之中的其中一块,突然就理所当然地躺在自己的手心里;


被撕掉一页的推理小说终于得到好心人的修补,补完了关键的一环线索;


被天性引诱而离家出走的宠物猫狗,竟然迷途知返……


“才能是,‘超高校级的谈判专家’。”


——那块拼图的颜色变得更鲜艳动人,那缺漏的一环比原作写得更精妙,那不知去哪里受过苦难的猫狗比原先更忠诚……


“诶?”



虽然一切都变得更好,但对于失而复得的人来说,反而对这种改变抱有疑惑。



“超高校级的谈判专家……?”



“嗯,”面对他的困惑、或者质疑,日向只是不慌不忙地向他解释,“作为刑警中的一个分支职业,当有人要自杀、或者有罪犯挟持了他人作为人质之类的情况发生时,谈判专家要做的是在不造成人员伤亡的情况下,劝说那个人放弃自杀或放弃杀人。”



“因为是在日本比较稀少的职业,所以我直到最近才偶然被发掘出这样的才能……不管怎样,请多指教。”



日向向前深鞠一躬。



“咕呜呜……好帅气的感觉!!小创创整个人都发着光!!尤其是天线真是熠熠生辉!!”



“没想到我的同学中能有日本的刑警先生!”



“喂喂、这个一上来就耍帅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啊……先说好,你可不许对索????小姐出手!!”



“唔——看上去这么瘦弱又有点不可靠的家伙也可以做刑警吗?”



“那那那那个……日向君的身材应该……属于比较丰满的类型……”



“闭嘴不要质疑??泉姐啦你这个一上来就观察别人肉体的笨蛋呕吐肥猪垃圾女!”



“……”



不对,这不是我不明白的事情。他想。



在同学都围上前去欢迎日向的加入的时候,他只是沉默又困惑地坐在原位。




那我又是因为什么,而觉得困惑呢?




思考了许多之后,似乎连为什么会产生困惑都成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怎么了?”



对雪??来说,这个超高校级的超高校级厨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表赞美希望与才能的言论,实属诡异。



“…不,没什么!”



“真的吗——?”



敏感又细心的副班主任凑近她的学生,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出些蛛丝马迹。



“真的没什么…只是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嗯——”雪??思量了一下这两位同学的性别,和说出这种疑似搭讪话语的人的个性,决定还是不要笑的太八卦比较好,“也许是在梦里见到的哦?”



“梦里?如果我真的在梦里见到过那么耀眼的才能者,一定会拼命记住那个梦的。”



一定会记住的,那样美妙的梦境。



他起身去向日向做礼貌性的自我介绍。













(2)



“喂日向,快来看我新做的机车!”



“不行!日向哥已经和我说好了要陪我踩蚂蚁!”



“日向唷,你不会推脱我的指压按摩时间的吧?”



“日向!”



“日向君……”



“小创创!”




谈判专家,通常只有能够良好掌握沟通技能的人才能胜任,而才能是谈判专家的日向,的确在交际方面格外地拿手。



他很快就与希望之峰学院77期的本科生打成一片。



“姆……”站在对日向包围圈外的七Hai歪着脑袋看热闹,“日向君真像个脚踩十五条船的花心大萝卜。”



“那样的话必须要长十五条腿呢。”



他也在包围圈外,接话接的牛头不对马嘴。



“是吗?原来日向君是触手怪啊。”



“说起来,有那种头发长长的、像触手一样的触手怪吧?”



“唔——你指美杜莎吗?她的石化技能很难应对,日向君说不定也是个难对付的人哦。”



“嗯!就像很难剥开的栗子一样……”



“栗子?”









“抱歉!我今天下午和七Hai他们有约了!”



另一边,日向一一回绝大家,冲出包围圈走向七Hai和他,“你们在聊游戏的事情吗?”



日向和七Hai一边聊着天,一边往七Hai家的方向走,他在一旁,时不时会插上几句话。



虽然日向和大家都聊得来,但和日向关系最亲密的无疑是七Hai,他们有共同话题,他们在放学后会等待对方一起回家,也经常去对方的家里打游戏。即使两个人都明确表示完全没有要恋爱的迹象,大家也都觉得他们迟早会在一起。



至于他?



他认为,他只是顺带的而已!



能被两位超高校级当作朋友一般来对待总是令他满怀忐忑,生怕自己会耽搁到他们。



但他忍不住想要靠近日向。即使认为自己会打扰日向,也想要更多地靠近他。



这是为什么?



他凝望日向的侧脸,日向的眼眸,凝望那片充满了自信与朝气的枯草色。



他发现日向的脸有点红。













(3)



“我被发掘才能的过程?”



这是每个本科生都会被好奇的事情,日向也终于被问起这个问题。



“其实……我本来会去预备学科。”



“……预备学科?”



“我……从小就很憧憬希望之峰学院,却直到升学考试为止都没有任何过人的才能,即使如此,至少也要考入预备学科……当时是这么想的。”



“没想到,在假期的时候我撞上了一次抢劫,那个时候我离罪犯最近,所以自然而然地被挟持做了人质,但是最后他中止了那次抢劫行为,和警察一起回警局自首了。”



“虽然我只是和他说,让他回想一下自己重要的东西,劝他不要放弃自己的未来。只是很简单地聊了聊而已。没想到那个时候在场的人里面有希望之峰的职员。然后那个人……”



日向挠挠脸颊,虽然他终于成为了他梦想中那般厉害的人,但他总是不习惯夸赞自己的优点。



“那个人觉得我可能有成为谈判专家的才能,让我用两个月接受特殊培训,然后参加希望之峰学院的特别补考。”



“那个职员莫非是……??樱老师?”他猜测道。



除了77期生的班主任??樱公??,副班主任雪????纱,校长雾切??以外,没有任何一名职员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临时招收一名闻所未闻的普通人。



“嗯、他说他是77期生的班主任。”



“日向君运气真好啊!太好了,多亏了这样,我们才能认识。”



“不会觉得很奇怪、很突兀吗……?”



“怎么会?有才能的人即使被沙尘埋没也迟早能够被发掘出来,区区沙尘是掩盖不了才能者的光辉的,我一直如此坚信着。”



一切都美好又顺利地像梦一样。



如果是梦的话,又有谁会去在乎不合理的地方?



足以颠覆他人生的巨大的不幸,已经有多久没有袭来了?



他一边神态自若地与日向交谈,一边强迫自己去思考这个问题。













(4)



日向上课时会打瞌睡,因为前一天晚上他熬夜和七Hai联机打游戏;



日向的午饭通常是很简单的,便利店里随处可见又便宜的面包,他偶尔会带自己做的便当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尽管那个手艺远远及不上花村;



日向喜欢草饼,在日向有负面情绪的时候给他一盒草饼,能很快抚平他竖起的硬刺和炸地高高的呆毛;



日向不是特别热衷于运动,他说当他看到操场跑圈的时候,总会让他产生一种曾经被人按着摇杆强迫着走圈走满99级的疲惫感;



日向会约他去图书馆,因为图书馆是他喜欢的安静的地方,还有咖啡店,然后他们能坐在那里看一下午的书,但日向总会趴在法律书上睡得很香。




和日向一起的学院生活令他久违地感到平淡,普通,无聊,但却……



让他不愿意打断这样平和的日常。



日向和其他才能者不一样,相起他们,日向的日常平凡无比,他认为日向在大多数时候会散发和他一样的只属于旁观者的气息,但事实上日向的身影却总能夺走他的注意力,日向也总是众人的中心。



因此他无比热衷于观察日向的日常生活,热衷于发现日向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闭馆前夕的图书馆安静地只能听见日向的呼吸和夕阳融为一体的声音。



他打开书包,那里面还藏着一大包炸药,他原先打算把它安置在学长学姐们的才能测试考场上,却被突然邀请他去看书的日向打断了。



真令人伤脑筋啊,日向君。



他无奈地把炸药开关安置在书包内不会被东西压到的角落,然后察看日向是否有被他惊醒。








日向没有,他还在安稳地睡。













(5)



“哈啊…哈啊……”



谁的声音?



他想。



“索、索????殿下……”是左右田同学。



“住手!你这样也是男人么……”是虚弱又愤怒不已的九??L?同学。



“就借用一下…之后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古山同学……”是变得有些奇怪的Zu???同学。



“放手,你想干什么!…”是被Zu???同学缠上的??古山同学。



“…………为什么……”是……



咦?是谁?



“不要再……”



他意识到日向正坐在他身边,同样也是满面通红的。



“日向君?啊哈,你的脸居然那么红……”



然后日向像被烫到的刺猬,他猛地窜起来,冲出教室。



“等、你要去哪里?!”



他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追着日向来到一间闲置着的空教室。



“嗙!”



因为被日向关在了门外,于是他从善如流地从那个教室的后门进入,发现位处前门的日向正如临大敌般看着他。



“你在逃跑吗?”



一步,一步,他朝日向走去。



“……没有!比起关心我,你就不能赶紧自己解决一下吗?!”



日向大声吼道。



“哎……你现在慌乱地完全不像个才能者。”他喘着气,摇摇晃晃地凑近日向,他们的呼吸就快要交缠在一起,“你讨厌这种充满希望的感觉吗?”



“充满希望的感觉?”



“有什么问题吗?”



“……………………………………………………你该不会,”他看见日向的喉结上下滚动,“完全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



“什么?”



“性…………之类的。”



“……”



日向惴惴不安地捏紧裤缝。








“够了。”



有谁这么说道。



“再下去就是精神出轨了。”



世界的破坏者睁开赤红的眼眸。他从希望之峰学院本科教学楼的顶层跳下,在掠过77期学生的教室的瞬间,他向着某个人开了一枪。



“砰——”




枪声久久地回响。














(6)



七Hai的葬礼结束后,他原本打算独自一人去面对杀害七Hai的凶手,到场后却发现,日向也在那里。



自称世界破坏者的男人,在看到他之后,立刻朝日向开枪,干脆利落地就像他曾对七Hai做的那样。



“……”他愣在原地,睁大眼睛看着日向缓缓倒下,“日向君……”



直到枪声消失为止,都完全没有引来任何人,围观的路人也好、巡逻的警察也好,谁都没有来,四周仍是安安静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这片建筑,他自己,和那个男人。



“你居然这么快就亲自来了。”世界的破坏者走向他,说着他无法理解的话,却没有对他发起攻击,“这个世界有很多令人感到惊讶的东西。”



“……”他从怀里掏出枪。



“咔哒、咔哒”



扳机没法被摁下去,他马上就意识到,枪居然在这个时候卡堂了。



“怎么会……”



“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的人,怎么可能打败我。”



男人飞快地夺走他的武器。



“?!我、我是……”



他下意识地反驳男人的话,但他居然真的说不出自己的姓名。



快!

快回想一下!

一定有人叫过你的名字!




但是没有。他的学生证也在很早就不见踪影。他这时才意识到,他的名字从未出现过。



男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是时候该醒来了,狛枝凪斗!”



“!”



狛枝的脑海中闪过许许多多熟悉又陌生的片段——夏天、阳光、海岛、椰树、沙滩、半黑半白的玩偶、日向、七海、还有将他围困在内的火幕……



和日向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有瞳色不同的,杀害了日向和七海的男人,站在狛枝面前等待他一点点回过神来。



一柄长枪在狛枝手中凭空凝结成型,飞快地朝男人的小腹扎过去——



但男人只是用手握住长枪,就挡住了狛枝的攻击。



“果然,你很强大。你身上发散着普通才能者都比不上的强大力量。”狛枝见攻击没有奏效便非常干脆地收回长枪,“但你并没有给我希望的感觉。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嗯。”



世界的破坏者依旧是面无表情的。



“你为什么和日向君长的一模一样?”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我和他的原型是同一个人。”



“原型?你们难道是克隆人吗?那个人,他一定是比你还要强大的人吧?”
他拔高声音。



“随你怎么理解。但是,我们的原型只是一个平凡而随处可见,甚至一度堕入绝望的普通人而已。”



“哈?”



“看来你不相信我的话。”



“这是当然的吧!”狛枝皱起眉头,“原型怎么可能比不上克隆体?”



“是啊。”



明明被质疑了,世界破坏者却微微笑起来。



“那你就自己去亲眼见证他的希望吧。”















(7)



“我醒来之后,梦还会继续吗?”



驻足于新世界程序内部,狛枝向AE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AE掠过他,看向远方,“世界的可能性是……无穷的。”



“哎哎……超高校级的谈判专家啊。某种程度上的确很适合日向君,如果不是因为学级裁判,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现自己意外地擅长说服他人吧。这就是希望的垫脚石的价值所在呢!”



“那是你所期望的世界的一种可能性。”



“和日向君一起的学院生活……吗。话说回来,这里有监视摄像头吗?”



“没有。我们严谨地考虑到了隐私保护问题。”



狛枝还没来得及松口气,AE又冷淡地补充道:“但是你做春梦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他了。”



“…………………………………………………………………………………………………………………………………………………”



“那个 他 是……………………?”



“日向创。”



“………………………………………………………………………………………………………………………………………………………………………………………………………”



“狛枝凪斗的唤醒程序成功执行完毕。以上。本Alter Ego的全机能正式终止。”



不给他反应的时间,AE飞快地把他踢出程序。



先不说那个片段算不算春梦,AE明明一直一副神座出流的样子,为什么却会干出这种打小报告似的事情!



但是事已至此,他又该怎么向日向解释他的梦境呢?



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结果就是,狛枝醒来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抓着日向的领带,如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白狗一般对上他异色的双眼:




“我真的没有出轨啊日向君!!!!!”




“嗯、嗯,我知道。”所幸日向只是面带笑容地安抚他,完全没有要生气的样子,“即使是你这种恨不得干脆和希望结婚的家伙,在那个方面也会有精力过度充沛的时候,嘛,这就是所谓的少年萌动吧?虽然现在是青年了。”



“……日向君——!!”



给怀里的家伙顺毛的同时,日向不禁感慨起AE真是下手毫不留情,竟然能把当初那个把大家几乎逼入绝境的狛枝变成现在这种软乎粘人的模样……



也因此,他心软地试着哄哄这个不听人说话的家伙。



“放心吧,你梦到了心动的女孩子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告诉大家的。”



“诶?”



刚刚还晃着尾巴的大型白毛犬变成了石像。



心动的女孩子是什么东西?



“等你找到她之后,再告诉大家,给大家一个惊喜吧。我会陪你一起找的。”



有着爽朗笑容的日向才是让他心动不已的,但日向说出的话却让他几乎患上心肌梗塞。



更生程序对日向的迟钝完全没有任何更生作用。



今天的日向,比人工智能还要迟钝的日向,也继续在迟钝的康庄大道上昂首阔步地前行着。

















(?)



“怎么办!Alter Ego!!”



“……你特地重启我,就是为了问我这种不明不白的问题?”



“狛枝梦里的我和他做了吗?!?!”



“没有。被我打断了。”



“太好了!”



“因为那是精神出轨。”



“才不是这个问题!我当初明明没有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给你设置特殊的偏执……”



“你应该正面面对他。以他的程度,应该已经发现你只是在装模作样了。”



“……”



“你不想让他再一次陷入绝望吧。”



“…………但是我…”



“更生程序里的你,即使不知道自己的才能,在面对那些才能者的时候也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自卑情绪。为什么在被爱慕的人回应的时候,你却退缩了?你就是你,日向创,他只是希望能和你一起度过人生中最值得回味的时光,才会幻想出超高校级的谈判专家的存在。”



“快去吧。论破他人内心的时候的你可不是这样磨磨蹭蹭、犹犹豫豫的。”



“…………………………谢谢,我去找他!”









“…………哼。无聊。”

评论(14)
热度(73)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