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长夕/温暖3/完

琉璃子的料理什么的虽然很想还原但是…对不起了对于一个生活中充斥着膨化食品垃圾食品超简单家常菜的人而言,连百度都不知道该怎么百才能查到资料……在此土下座,非常抱歉OTZ
也因此我也十分憧憬妖怪公寓。












章三

在妖怪公寓的时间总是幸福充实又如流水飞逝。晚饭和作业之后,尽管时间不晚,但鉴于诗人与画家等人都早早地洗漱完毕,长谷与稻叶也打算尽早休息,便双双前往浴池。


——有一点不得不补充,妖怪公寓还总是充满惊喜。

“竟然真的开辟出了瀑布?!!”
当长谷来到地下那所谓的“浴池”,完美形象再次崩塌。
他呆呆地仰望高得看不到根源的瀑布,甚至伸出手去感受瀑布散逸开来的水汽,明明他去过无数地方旅游,见识过无数奇观,却仍然感到震撼。

“房东先生可是费尽了力气。你的反应和我刚看见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稻叶游到温泉边缘,拍打水岸,“快下来泡,不要着凉了。”

“泡澡的同时还能看到星空!啊啊…如果我没有拿出跟他们拼了命的劲才被允许过来,不知道什么才能享受到这么美好的经历。”

“说的太夸张了吧,你家都快成封建社会了!”

“本来就是!”

长谷气愤又无奈的样子逗得稻叶大笑,他伸手去拍拍长谷以示安慰,却溅了对方一脸水。

“呜哇?!现在就想开战吗稻叶!”

长谷不甘示弱立刻回击,手掌技巧性的猛一推就是一个小波浪。

一时间水声四起,几乎盖过了一旁瀑布的声音。

“哇!!”
稻叶突然大叫,并使劲挠着右耳。

“好难受……”

“怎、怎么了?”长谷正捧着两手掌心水准备泼,见状赶紧刹车,“进水了?”

“不会吧?这不是灵力幻化出来的吗?会进水?……”

“别动。”

长谷按下稻叶的手,小心拎起耳廓凑近了查看,但除了耳边的毛被打湿,别的他什么也看不出来。如果是人耳进水他还有点经验,但动物方面的问题他真的爱莫能助。

“我们赶紧去找明先生,他应该了解这些。”
说罢他扯着稻叶湿漉漉的就往外冲。

“等等!!至少先洗干净了再!!”



***

“啧,真是不小心。”画家掐了烟,手一翻变戏法般变出一根棉签,给稻叶治疗时还不忘骂两人一通。

“西格都知道洗澡的时候要护着耳朵!”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是我得意忘形了。”

长谷端坐一旁,怀里抱着小圆,直面画家言辞的狂轰滥炸,认错态度优良。如果画家的态度再强硬一点,他可能都要给画家磕头了。

“你也是,别动!乖乖让水被吸出来,还是你想得耳炎?!”

再过两天这耳朵就会消失吧,那时候我连应该得耳炎的器官都没有了还怎么……尽管心里这么想,被揪着耳朵的稻叶也一动都不敢动。

棉签在一开始戳的他有些不适,结果来回几次,耳朵里倒真的舒服了不少。

明先生有时候意外的温柔啊。稻叶想。

但紧接着,画家拿出一个小瓶子,拧开瓶盖作势就要往那只病耳里倒。

“……………等等等等请等一下这是什么啊啊啊?!”
不不不果然明先生从来就没有温柔过啊啊啊!!

出于本能,稻叶挣扎起来。

“是宠物狗专用治疗耳炎的药油,没什么的就一两滴。”

“我还没得病吧?!”

“预防啦、预防!”

画家突然使坏,似是因为稻叶活蹦乱跳的样子比起之前萎靡不振的模样更令他觉得有趣,又或他只是想给稻叶一个教训。

诗人和佐藤等人坐在几人身边喝酒看戏,呵呵笑着,旧书商还在嘲笑如此狼狈的稻叶,完全没有帮忙的打算,惹得稻叶只好向挚友哀嚎。

“长谷快救我!!…”

“听明先生的,稻叶,冷静一点。”

被视作救命的稻草的长谷反而帮忙压制着稻叶,连小圆也用短短胖胖的小手把稻叶的脸扶正,方便画家滴入药油。

热闹的一幕让看戏的几位感慨无比。

“被狗的灵魂附身之后原来会害怕这种东西。”

“变得越来越像狗了。好久没见到稻叶那么活泼的样子,那孩子一直都像个小大人,不过他果然还年轻呀。”

“年轻真好啊。”

“是啊,多有活力。”





“什么有活力呀!我真的很害怕啊那个时候,还以为要变成聋子。”
地铺上,稻叶背对着长谷躺着,声音闷闷的。

“那是因为你被附身的灵魂影响了。而且明先生是在为你着想。”长谷伸长手,硬把他翻个面。

“耳朵,再让我检查一下?”

长谷微微起身,尽量不打扰正躺在他们之间安睡的小圆。
借着月光可以看见内耳廓已不再泛红,整只耳朵也回归毛茸茸的手感,精神地挺立着。
长谷用手托着那只耳朵轻轻磨蹭,毛发很顺滑,但有点硬硬的,和稻叶的发质相似,蹭的手心痒痒的。

“既然会进水,这两只耳朵其实还能听到声音咯?”
他刻意压低音量,凑过去说话。

“嘶、!!”

稻叶迅速把他的脸掰开,捂着耳朵警觉地盯着他。黑暗之中,那眼神亮晶晶的,真的像是一只精神无比的小狗。

“不要对着里面吹气!”

“嘘—知道啦、对不起。不要把小圆吵醒了。”

“嗯。”

“窸窸窣窣”,稻叶躺回自己的位置。

他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不知为何就是不想闭上眼睛,一只手用手掌一下一下把玩没有进过水的那只犬耳。
虽然他不让长谷碰,也吐槽过那些想要摸摸耳朵的家伙,不过这毛茸茸的触感的确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摸、再摸一摸。

“还不睡吗?”

长谷也没有闭眼,依旧侧身看着小圆。

“嗯。我只是突然觉得,我在这里的每分每秒都感受到了关爱。其实根本没有必要特意为了感受爱特意去做些什么。”

“嗯?”

“秋音陪我一起修行。琉璃子做的每一顿餐点都注入了满满的爱。无论早上出门还是傍晚回家,华子小姐都恭候在门口,就像家人一样。身为破坏狂的明先生今天却帮我治了耳朵。
“还有大家,在我感到无措的时候都会明着暗着帮忙出主意。
“长谷,你也是,虽然我说没事的,结果你还带来了一包护身符。”

说到有趣的地方,稻叶笑起来。

除了送给大家的礼品以外,他还偶然间在小角落的包裹里发现了一大包护身符。但长谷始终没有拿出来,想来这可能是他一时紧张的产物,等到他来妖怪公寓、才想起其实这里的大家都是灵能方面的行家,普通的纸质护身符根本上不了台面。

长谷轻哼,又像在笑。

“原来你发现了。不仅仅是我,大家都很关心你。不如说,大家都很关心彼此,同伴之间的关爱本就充满了这里,只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温暖,所以我才喜欢这里。”

“是啊、而且,这么好的地方现在竟成为了我的‘家’…——我真的很满足。”

啊、终于,稻叶想,他终于说出这句话了。

温暖和满足感,在他说出那句话时注满心房。

漆黑的天花板突然亮了起来,稻叶正疑惑是哪里来的光源,却发现自己的手正发着光。

“稻叶!”

长谷惊呼。

莹白色的光点从他体内涌出,在空中跃动。光斑隐隐约约形成一只小狗的样子,在稻叶面前停留了一会儿,晃晃悠悠地飘往天空。

“这是…成佛了吗?!”

稻叶和长谷一起冲到窗边往外看,惊讶不已。光点很快消失,与夜空融为一体,但那并非消散,而是得到升华。

“好像是的。耳朵也消失了…”

“诶、真的!”

原本长出两只犬耳的地方现在一片平滑,仿佛那两只犬耳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稻叶变回了原来的他。长谷虽然为稻叶的顺利脱困感到高兴,但也有点失落。

“……”

“笨蛋,想摸的话西格和小白都会让你摸的啦!”

稻叶调侃道,为两只毛茸茸的消失而低落的青梅竹马看上去很孩子气,让他觉得格外有趣。长谷暗暗摇了摇头,他觉得重点不是这个,不是摸不到“什么”,而是摸不到“谁的”什么。

但稻叶没有看见。

“明天去和大家说明一下情况吧……”

“但我还是要在这里住到周日。难得过来,不能不好好享受一番。”长谷打断他。

“…你这家伙……不管了,睡觉、睡觉!呼…突然觉得好困……”

“毕竟你被附身了两天,体力消耗很大吧。”

两人把自己“咚”地砸在地铺上,很快入了眠。
妖怪公寓静悄悄的。人进入了梦乡,妖依旧随心所欲,唯有秋虫之声嘁嘁。






***

尽管不需要进行水行,但当晨光熹微时,稻叶依旧顺从每日标准的生物钟睁开了眼。
窗外有鸟在啼鸣,也许就是那三只经常会跟他问早的蓝色小鸟,但也许又不是,毕竟自从稻叶与这三只鸟相识起,它们似乎都在说人类的语言。

他坐起身,长谷和小圆还睡着。
长谷的睡脸他见的不多也不少,但他始终对这感到不可思议。睡着时的长谷安静恬然,完全看不出这家伙会是在心底里暗暗酝酿坏水的货色(不过这家伙平时就有巨大的反差)。
况且他还会将身子侧向小圆,一只手就快要把小圆搂在怀里,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位非常爱护儿子的好爸爸……

不对不对,应该是爱护弟弟的好哥哥。

稻叶纠正自己。怎么老是被长谷带歪?

之后,诗人上楼的声音唤回稻叶的思绪、两人一起起床洗漱用餐、向众人解释犬耳的去向之类的,都是后话。

长谷在妖怪公寓享用了美食、赏了花、宠了小圆、和稻叶重温了挚友之情,终于可以心满意足地离开,继续家庭最底层(褒义)的生活了。

但不巧的是,在他机车发动声响起时,小圆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突然睁开眼睛。

“啊,小圆!”

秋音拦不住急匆匆跑去找“爸爸”的小圆。
他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的飞快,但仍然只能看见长谷消逝的背影。

稻叶正在门口挥着手,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奔向门,赶紧一把抱回来,毕竟谁知道要是小圆跑出妖怪公寓后还能不能被人摸到、还能不能回来了?

小圆想追上长谷,又挣不开稻叶,气急之下一边大哭一边噼里啪啦往稻叶脸上又推又打。

“等等等等别打skwjpodhqa”

其实,小圆打人不是很疼,软软的小手推在脸上几乎造不成什么伤害。
但麻烦的是这之后他会和稻叶闹脾气——似乎他心底里将“留住长谷”的任务交托给了稻叶,长谷要是离开了就是稻叶的错。
稻叶扶额扼腕,对这个明明鼓着腮帮子却谁都理睬、只是不理会他的小家伙手足无措,最后还是靠一支米奇形状的棒棒糖(长谷买的),并再三哄骗才与他达成和解。





“亲近爸爸的儿子可不多见,作为妈妈要好好加油咯。”
夜里,长谷刚洗完澡就接到稻叶的电话,当即笑着调侃。

对面狠狠地摔了电话。

“哈哈哈哈哈!!”
长谷戏弄了挚友颇有成就感,正笑着准备回房就寝,回头却看见身后的长谷汀。

“…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长谷汀发动试探攻击。

“???!!!”汀姐从哪里冒出来的?!话说为什么擅自就进入了PVP模式?!
忙着内心OS的同时,长谷泉贵损血2%。

“……稻叶。”长谷泉贵发动反击。

长谷汀毫发无伤。

“刚刚在说什么?爸爸?儿子?妈妈?”长谷汀使用技能三段斩!

长谷泉贵损血20%。
长谷泉贵损血25%。
长谷泉贵损血40%。

“……”不好、汀姐的攻击力也太强了而且次次暴击!
长谷泉贵使用防护盾:沉默是金!

“你是爸爸,稻叶君是妈妈?
“你们,两个高中男生,在玩扮家家?不对,看起来好像是你比较乐在其中…
“话说回来,为什么稻叶君才是妈妈?……”
长谷汀……

“啊啊啊别说了!!”
长谷泉贵进入异常状态“混乱”,使用技能猛扑(物理)!

“我还没说完呢!!!”

长谷汀使用技能合气道系列发动致命一击(物理)!

K.O.!

长谷汀获得胜利!

“闭上嘴然后给我交代清楚来龙去脉!”

不、不、对、吧?!
闭上嘴还怎么说话啊?!?!!
长谷被自家亲姐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又不甘心地吐着槽,结果招来另一波攻击。

长谷家的最底层,今天也在为高层之位努力奋斗,果然年轻人就是精神充沛,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评论(9)
热度(114)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