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长夕/温暖2

我去写完就把它扔那儿了我说怎么好像忘了什么事儿呢?!
于是一次性都扔上来,但是扔一块儿有点长,所以依旧分成两章。

提醒一下这是还没开窍以及正在开窍过程中的纯日常……兽化(?)play的出发点其实是为了撸狗。(喂

稻叶的犬耳个人脑补的是柴犬那样竖起来的尖尖的耳朵,看着比较精神(个人也很喜欢柴犬),但是鉴于柴犬超贵应该不会有人随便乱扔柴犬狗崽子(毕竟那都是钱),所以就不具体确定这个“小狗”到底是什么品种了。

















章二

“所以大家其实都知道的吗?!不如说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泡完澡,大家聚在餐厅里享用夜宵,一齐为稻叶解释这桩困扰了他一天的“突发事件”。

“唔唔唔…应该是早餐的时候吧?趁你不注意依附在了你身上。其实之前就一直围着你打转了,不过你没有注意到。”
诗人涂鸦般的脸上满是小孩子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那为什么是我…”

“因为夕士灵力最弱呀!”秋音脱口而出,众人都笑起来。

可恶,无法反驳!
即使是只大自己一岁的秋音也是个比自己厉害许多许多的除灵师,看似无害又与灵能没有多大关系的诗人其实深不可测,更别提画家和旧书商了。

“如果龙先生在的话就看不到夕士长耳朵的样子了。”

“是呀~幸好他不在。不过他错过了这一幕一定觉得很可惜。”

“那富尔呢?!你不会没有察觉到有东西想要附身我吧?”

“实在冤枉呀主人!”身形迷你的小丑急吼吼地扑过来,“我的确能感知到它。但那个灵不仅无害,力量也很微弱,而且那是您昨日捡到的小狗的灵魂啊。主人不是很后悔没能救它吗?”

“…是昨天我们一起埋葬的那只?”

“正是。”

“……”

过程有些复杂。简而言之,昨日放学路上,稻叶发现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但后续并没有像小说或漫画里那样顺利,小狗甚至没能达到妖怪公寓,就在稻叶的臂弯里咽了气,最后于妖怪公寓的花园深处长眠。

“…………”
稻叶说不出话。就算再怎么善良再怎么心疼,他觉得自己似乎被“恩将仇报”了。

“不要埋怨这个灵,夕士。它只是对世界存有太多依恋。”诗人安慰他。

“而且你现在这样特别可爱。”

“对你们而言这才是重点吧?!话说哪里可爱了?!”
稻叶扶额,怎么每个人都这样?男人被夸可爱完全不会觉得高兴啊!

“被附身了的人会不会觉得不舒服?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是喔。就算是夕士也受不了长时间被附身的。”
所幸秋音真的开始思考问题来,“月野木医院的大家也是滞留在人世间的灵魂,但大家都有形体。这只小狗的力量太弱,不依靠现有的形体就无法长时间存在,所以不得不附身。唔…当滞留的灵魂觉得满足后,他们就会自己离开。”

“觉得满足?”

“嗯,灵魂滞留在世间有很多理由,强烈的怨恨、未了的心事、他人的思念……月野木医院的大家则是想得到关爱。他们想要感觉到‘自己正被爱着’。”

“说不定小狗也是噢。”一旁的诗人插话进来。

“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狗,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母亲或主人丢弃,连走路都没有学会、还生着重病,只能在路边奄奄一息任人宰割。”

“这时,有一双臂弯温暖了它。”

“但这份温暖已经来不及给予它生命的能量。如果从未感受过温暖倒也罢、可你认为它能不对这种温暖产生依恋吗?贪恋温暖与爱是生物的本能。夕士,你的本意是想拯救它吧?即使已经无法挽回它的性命,但要拯救它的灵魂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稻叶愣在原地。
诗人饮一口茶,露出惬意又温柔的笑容,虽然那张脸怎么看怎么滑稽,但一色的言语确实在赋予他责任心。

“自己捡来的自己要负责啊!”
画家身旁的西格吠了一声附和他。

“我们都会帮你的啦!前辈不出马到底还是不行呀!看你之前就像一只迷了路的小狗一样急躁。”旧书商大笑着把稻叶拍的直咳嗽。

“夕士这两天的修行暂停一下,保留体力,还有,洗头的时候要小心点噢。好——,在所有事情之前!”
秋音从不知何处掏出一台相机。

“先把可爱的夕士狗狗拍下来做纪念!”

“记得印照片噢,我一定要留一套。”

“我也要!”

“等等、你们还没玩够吗?!”

妖怪公寓就是这样,有快乐,有悲伤,有哭有笑,有严肃的时候,更多的是轻松。住在这里的大家都是彼此的同伴,都心系彼此。

因为这里有这样美好的大家,所以这个地方才能令人如此着迷…

……

“——如上所述。说是只要我感觉到来自大家的爱意就可以了,因为小狗附在我身上…别笑啦!我也知道这说法听起来很尴尬,可就是这样。”

“我哪有总被卷入奇怪的事件!”

“一色先生说能看到耳朵的应该只有有灵能力的、和跟我比较亲近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青木也能看见。千晶好像也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我。”

“你当然看得见啦。”

“没有尾巴,只有耳朵。……为什么你是这种语气?!”

“秋音提议这个周末大家一起放松一下,赶紧让小狗成佛,长时间被附身我的身体一定会承受不住。”

“诶、你要来吗?时间很紧的吧?要住在这里把作业写完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你过来之后再说也不迟。对了,你可别带什么奇奇怪怪的装备过来…不过说了你也不会听。”

“……好啦知道啦!早点睡觉,晚安。”

“夕士像不像给老公汇报家里近况的主妇?”

“长谷君听到这种消息一定急得要死,巴不得赶快飞过来。”

“爱妻心切嘛!”

稻叶挂了电话转过身来,秋音和诗人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小圆扯扯他的T恤下摆,又指指电话,像是在询问方才那通电话的具体内容。

“爸爸说他周五回来。”

稻叶矮身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瞅着小圆瞬间绽开的笑容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一色先生和秋音刚才说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一色抹掉眼角笑出的泪花,整张脸因为笑意仍然皱在一起。

“啊!差点忘记,我得去打工了。”

“早去早回!”

对去打夜工的人说这种话的感觉真是无比奇怪。稻叶目送秋音跑出视线,和一色一起进了屋。





***

长谷在周五下午就骑着机车一路飙来。

从看到稻叶的那刻起,稻叶夕士的这位又聪慧又会做人还经常有点小腹黑的青梅竹马,就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

“稻叶!?!?”

呆滞过后是因惊讶差点没了一贯的沉稳的叫声,稻叶还没来得及谴责他又大包小包地来拜访,就被他吓着。

“这么大惊小怪的是想做什么啦!”

稻叶捶他一拳,头上的耳朵却害羞般抖了两抖,长谷火辣辣的视线烫的他都快把持不住。

“可以摸吗。”

“诶?什么?”

“耳朵,可以摸的吧。我不客气了!”

“喂、等等?!你怎么也?!”

怎么每个人都这样!!明明摸我还不如去摸小白和西格!呜…挣脱不了!不愧是合气道高手啊长谷你这混蛋!

大庭广众之下,稻叶就这么被自己的挚友按在怀里揉耳朵。好在长谷虽然来势汹汹,力道却比秋音温柔的多,尽管觉得男人尊严受损,他居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小白西格都喜欢被人梳理毛发了。

好像是很舒服。

不对不对不对、只是被附身了而已吧!不要连心灵都被影响啊、我!


“吸——呼……吸——”

长谷把脸埋在稻叶的发丝间深呼吸,耳朵蹭的脸颊痒痒的。

“喂喂,你现在就像个变态一样,长谷。”

实在受不了挚友突然脱线的举动,稻叶终于顺利推开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喜欢小动物?”

“这是不一样的,稻叶。”

“哪里不一样?”

“很难解释。那是因为你不了解自己究竟有多可爱。如果有动物能够流畅地与我交流,完全理解并服从我的行为举止的话,我一定会很喜欢它的。但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够对我全身心地效忠的动物。”

“我可不做地下老大的小弟。”

“稻叶!”

“走啦!趁小圆还没醒给他一个惊喜!”

稻叶笑着往公寓奔逃,两只犬耳一起俏皮地一颤一颤。

长谷拍拍心口,很快平复心情,那对褐色犬耳的柔软触感简直让人感动的要流泪。这不对吧、可爱过头了啊稻叶。
他简直想要谴责挚友为什么如此令人喜爱,又发现用这个理由去谴责他着实不靠谱,反而是在表扬他,只好作罢。

最后,他拿上自己带来的包裹,跟着稻叶的步伐入了屋子。






NO TBC

TURN LEFT👈

评论(2)
热度(93)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