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凪斗

是狛日哦
你的眼中,有我的存在吗?

长夕/温暖1

不要脸地狂打tag(喂

长谷泉贵×稻叶夕士

写着玩儿,这cp真的好冷啊!!!!不过也可以理解,直到出动画了我才后知后觉“什么!哦对哦可以推cp来着?!”第一次看的时候光顾着感动了完!全!忘!记!腐女本职!!(??

原著延伸,夕士兽化(其实也不算)

时间线大概在…千晶青木刚来那会儿,九月份

(好久不用lof不会排版了,先发着再说)


章一






“♪~”

是象征午饭时间的铃声。

“请大家牢记这些重点,如果有不理解的知识点可以来询问我。”青木将自己的教辅工具收拾整齐,轻轻扣扣黑板。如果不带偏见、只评价她的教学水平的话,青木的确是一位严谨的好老师。

“——以及,稻叶同学。”

“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老师会理解你的。”

“……”

“哈?”正勤勤恳恳做笔记的稻叶夕士一个不愣神就被点了名,却完全不懂为什么明明距离青木与自己相识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她现在却又突然、甚至当众表达她对“困难生”的关爱之情。青木的眼神很温柔,但似乎有些尴尬;她似乎看着稻叶,可又像是在看别的什么。
落下最后一笔,稻叶顾不上再看一眼笔记也不想继续探讨青木的话题,怀揣期待,从包中取出琉璃子准备的爱心便当。

“稻~叶!”

田代元气又兴奋的声音由远及近,随后是樱庭和垣内。

“青木老师怎么会又说那种话。”樱庭为稻叶打抱不平。

“别管啦!现在是稻叶便当鉴赏会的时间!”

樱庭说完,稻叶脑袋上的耳朵就警觉地转了个向,冲着正前方袭来的蹭饭三人组。

田代脚步一顿,随手扯过垣内:“你看到了吗?刚刚那个动了诶?!”

“嗯、嗯……”

垣内小声回应,“是玩具吗?好想摸一摸。”

“像真的一样……玩具能做的那么精致吗?”

“如果是真的那萌过头了吧……”

“怎么了你们?平时这时候不都虎扑上来了吗。”

只闻其声许久依旧不见其人的稻叶感到疑惑,如果他抬头就会发现三人组正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他、他自己,而不是他的便当。

琉璃子今日的便当一改往常风格。经过加工的咖啡色糯米被揉搓成团,上面用白色的米饭和精心修剪成小三角形的肉肠贴片加以修饰。四周,生菜叶、章鱼香肠和圣女果簇拥在一起,而边缘,层层鸡蛋干首尾相接,俨然一幅精致而充满童趣的卡通画。

“琉璃子小姐……”

稻叶无奈地笑,冲便当里这可爱的小狗下口的话,还真不知道女孩子们会有多心疼。

“你们不来吃的话我就开动了噢。”

“稻叶同学。”垣内开口,“你头上的那个……是玩具吗?”

“头上?玩具?你在说什么啊?”

尽管疑惑,稻叶仍然摸摸脑袋,确认自己的脑袋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意料之外的,他的手指感受到奇怪的触感,与其说奇怪其实也并不奇怪,毛茸茸的、又柔软,但问题在于这种手感应该出现在小白或者西格身上,而不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类。

“……”

不得了不得了大事不好了这是什么啊???!!!什么时候有的?!

稻叶在内心世界里咆哮。富尔呢?!富尔不可能不知道主人的身体产生异变,为什么他一声不吭的?!

明明是您自己吩咐我无论有什么情况发生,都不能现身于人前的。躲藏在上衣口袋内的富尔被迫接受稻叶狠狠瞪过来的视线,委屈之余猛打寒颤。

“……”

“……”

“……”

“……”

一时间,嘈杂的教室一角,唯有这块小角落莫名弥漫沉默。

稻叶状似沉稳实则混乱地端坐,一语不发,大有敌不动我也不动的意思。另三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这么僵持下去总不是办法,不仅没法解开“稻叶头上多了一对不知是不是玩具的耳朵”之谜,甚至快连便当都蹭不到了。田代第一个坐下,顺势观察稻叶的便当。

“哇、今天的便当好可爱~!”

“诶诶?”
垣内和樱庭也凑过来。

“真的!是小狗的形状!”

“拍照拍照!脸书上的大家一定会超羡慕的。”

“喂!你们凑得太近了啦!”
再怎么样也不要无视我是个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男生的事实啊!
稻叶尴尬地向后退,两只耳朵始终警觉地竖着。真是的,和这群女生呆在一起,无论何时都必须保持警惕。

“好的,小香肠get~”

“啊!什么时候下手的!”

一阵欢闹。

但尽管佳肴诱人,三人组的眼神最终仍然直直射向稻叶。

啊啊,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吗。在稻叶无奈的同时,原先耸立的双耳也耷拉下来,没精打采的样子。

“在此之前,能先描述一下吗,我头上的那个,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像是狗狗的耳朵。”田代用两只手在自己头上比划。

“是喔。我手机里有保存一些照片,对比来看,先排除猫耳朵的选项。”

“不对呀!玩具兽耳一般都是猫耳和狐狸耳朵吧?而且一般人也分不清立起来的犬耳和猫耳之间有什么区别。稻叶,这个像真的一样,我摸一摸噢?”

说着,不等稻叶同意,田代捻了捻兽耳薄薄的耳廓。

“…!!”

稻叶一个激灵,下意识抓住她的手。

“诶?”

“啊!抱歉,但是很……很随便啊你这家伙!”

好险,如果说“很痒”的话就会被逮住不放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稻叶用手捂住两只脆弱的耳朵,坚决不让它们受侵扰。被外人触摸时强烈的刺激感让他心有余悸。

幸运的是,田代他们都把这对耳朵默认成玩具了。尽管当事人稻叶心知肚明这八成是跟“妖怪”有关的突发状况,但趁着这个势头顺水推舟简直再好不过。

回去再询问妖怪公寓的大家也来得及。

“我跟挚友玩惩罚游戏输了啦,他让我戴上这种东西来学校。一个大男人戴着这种东西很耻吧?”
抱歉了,长谷,看在我们的情分上帮忙背个黑锅吧。稻叶在内心里暗暗合掌祈祷。

“是你的那位‘女朋友’?所以这个真的是玩具咯?”

“只是一起拍了大头贴!你怎么到现在都念念不忘!”

“没见过会罚朋友戴兽耳示众的人嘛!而且两个人都是男的。”

“再加上,稻叶戴着这个真的——”

三人相视一眼。

“好~萌~噢~!”

“……”

三名女生笑作一团,幸好谁都没有想起来,她们其实可以用手机把百年难得一见的“狗狗稻叶”记录下来。稻叶夕士有一种托腮45°望天的冲动,就像许多漫画男主一样,他突然理解了千晶那一类人的苦衷,只是这样他就已经颇感无语,更何况总是被一大群女生围着喊“好萌噢!”的千晶呢。







傍晚。

稻叶硬着头皮正大光明地穿过大街小巷回到妖怪公寓。幸运的是,一路上行人并没有给予他太多的注目,但他真的有种在玩惩罚游戏的羞耻感。

寿庄前院,诗人正在清理路面。天气逐渐入秋,有不合季节的树已经开始飘下落叶,只不过比起秋冬两季要少。诗人用竹扫帚将绿中带黄的落叶拢成小堆,运到两旁的草地里,好让这些落叶在生命尽头里也拥有自己的价值。

“欢迎回来,夕士。”诗人托着腰,显出疲态,“琉璃子的饭差不多要好了,一起进去吧。”

“一色先生!那个……”

“嗯?有什么话过会儿晚饭时和大家一起商量。赶紧进来噢。”

“欢迎回家。”

“啊…是、我回来了,华子小姐。”

原本要询问一色先生这两只兽耳的问题,却被打断了。一色先生果然是知道的吧?这么显眼的两只耳朵不可能看不见。

真是坏心眼。

稻叶叹气,耳朵耷拉着。他觉得自己今天这一整天都很无奈。

若有若无的气味随风飘来,稻叶抽抽鼻子,不假思索直奔餐厅。

“豚骨拉面的味道!”

“是的喔!夕士一定会喜欢的。”

久贺秋音正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见到稻叶时狡黠地冲他眨眨眼。旁边的小圆正衔着吸管努力地吸着珍珠,鼓着腮帮子满头大汗,看起来格外可爱。

“当然!只要是琉璃子小姐做的我都喜欢。”

“给,这是夕士的。”

琉璃子并不经常做拉面,这里的主食通常是米饭,拉面只是作为配菜出现在餐桌上。稻叶舀起一勺,浓稠白皙的汤汁顺着勺子边缘滚落,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

“久违了的拉面!!”

“而且汤料是熬了八九个小时的白汤。”

“拉面配啤酒再好不过啦!”

跟在大喊大叫的旧书商身后,诗人和画家明先生也鱼贯而入。一色在稻叶身边坐下,夹一筷面条“哧溜”地下了肚。

“这肉骨怎么样?”

“看上去太美味了,反而舍不得吃…”稻叶不好意思地笑笑,终于夹起那块垂涎已久的大骨,一口下去,满满的都是汤汁和肉的味道,猪肉里夹带的软骨入口即化,却余味无穷。

“呜…太好吃了!”

只是一碗拉面也做的如此美味,琉璃子小姐真的是太厉害了!
稻叶捏紧拳头,全身心都因为美味而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家突然爆出笑声。

“这家伙、现在就和小狗一样!你们看到了吗?!”

“是呢,没想到那两只耳朵真的会动,简直和小白高兴的时候一模一样。”佐藤先生边笑边啜饮一口咖啡。

“诶?”
稻叶这才发现整个食堂的房客不知何时起都在看着他,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但他没来得及问一个字就被秋音按着狠狠地揉脑袋。

“这么可爱真的犯规啦稻叶~~~!!”

“疼疼疼疼疼、耳朵!耳朵要掉了秋音!”

“小琉璃也来摸一摸~超舒服的手感!”

“秋音小姐!?!?”




TBC

欲知后事如何…其实我已经写好了(。

评论(7)
热度(134)

© 日向凪斗 | Powered by LOFTER